煤炭利润在重新分配

2019-05-14 19:02:44 来源: 泰安信息港

煤炭利润在重新分配

从目前煤炭行业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其外部环境既有有利因素,也有不利因素。其中的关键是煤炭需求和供给变化带来的价格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业内公司利润重新分配现象。 五因素决定竞争状况 一是煤炭资源储备不足 和石油一样,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2003年我国工业的高速发展,使煤炭需求量大幅增长,而供给却跟不上。同时由于安全问题政府开始关闭小煤窑,这使煤炭供需缺口问题越发严重。从资源上看,目前煤炭大企业(包括上市公司)有利的一面是根据市场情况能够提高售价,不利的一面是储备不足,必须加紧储备资源。 煤价上涨使企业收入增加(对企业净利润的影响我们在后面讨论)。但增加储备却并不容易。 根据有关资料,目前我国煤炭资源储量可供建井有44处227亿吨,有研究认为到2005年,缺口将达到亿吨。煤炭分为电煤和钢煤,电煤一般占50%以上。2002年电煤增长了5000多万吨,据有关方面预计,2010年中国用煤量在8亿吨左右,将比2000年增加2.5亿吨。从今年看,能源一开年就不够用,电煤也出现了局部偏紧的问题。所以竞争的关键就在于占有资源。这方面兰花科创(600123)表现比较突出。该公司2002年建成了两个百万吨级矿井,加上煤价走高,其2003年季度的净利润上升了139%。但大多数企业则没这么幸运,大规模的新建矿井很少。据统计,44%的国有大型企业存在“接替紧张”的问题,很多企业在超能力生产。 现在大企业开始加紧扩张生产能力,为市场竞争储备资源。其中神华、兖州、大同、山西焦煤等大型企业集团作为梯队,都提出未来几年内产量增加到5000万吨到1亿吨以上的发展战略,并开始通过各种方式跨越地域限制,到中西部地区建井开矿。如兖矿集团在入主山东省内巨野、聊城煤田的同时,启动贵州煤电和内蒙古煤田合作开发工程,涉及煤炭储量达400多亿吨;而神华集团在山西朔州等地通过兼并小煤窑,占有资源,实现扩张等。 二是竞争环境发生变化 首先是政策原因使作为竞争对手的小煤矿逐渐退出。 由于小煤窑的安全生产措施跟不上,我国连续四年实施“调控总量,关井压产”政策。从1997年开始,截至2002年底全国累计关闭小煤窑6.1万处,大幅缩减了小煤窑的生产能力,大企业的竞争对手受到压制。1997年前,我国大中小型煤矿产量比例为40:17:43。到1997年煤炭市场供给超过需求,此时市场上大、中、小型煤矿全面竞争。如山西省大同、太原、阳泉、晋城等地中小煤矿的产量与所在地原中央直属大型煤矿企业的产量相当甚至更多。但小煤矿事故频繁发生,使大量不符合开采安全条件的煤矿被关闭,大中小型煤矿产量比例调整为54:19:27。大煤矿之间竞争加剧。如大同煤矿集团和神华集团在国内市场的竞争,神华集团和兖矿集团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等。 其次是竞争方式由单打独斗转向联合竞争。到目前,中国煤矿个数已减少2.5万个,但整体上看仍然较多,规模也较小。为解决市场竞争无序化的矛盾,各省都在积极整合自身资源,组建煤矿联合集团参与市场角逐,应对下游公司的采购。山西、河南、黑龙江、贵州、陕西等省都形成了联合销售的机制,直接参与煤炭订货,协调煤矿价格、供货等。 三是产品之间的替代性增强 由于科学技术突破和设备更新,煤种利用限制被大大地突破,很多煤种可以相互替代。如以贫瘦煤为设计煤种的电厂现在可以掺烧部分无烟煤;水泥行业旋转窑过去只能使用烟煤,现在可以使用无烟煤;冶金喷吹煤由只使用无烟煤变为可以掺烧甚至单烧烟煤;化工造气用煤由使用无烟块煤变为可用无烟末煤生产的煤棒,甚至还可以用动力煤直接造气。同时,配煤技术的发展、配煤能力和配煤效益的提高也给煤种间的替代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据预测,到2005年我国将形成7000万吨配煤能力,比目前翻一番。这种趋势表明,煤种替代性越来越强,未来使用什么样的煤种取决于用户的成本效益。 四是潜在对手伺机而动 目前美、日、韩、澳大利亚等煤炭进出口大国的煤炭生产、经营企业都以北京、西安为主要据点直接安营扎寨,企图在中国煤炭开采业掘一桶金。外资对中国煤炭投资的另一种方式是间接投资:QFII近增持兖州煤业就是一例。 五是利润在各个环节进行再分配 电力企业和钢铁企业是煤炭企业的客户。2002年国内煤炭产量为13.9亿吨,大约有8亿吨用于发电。以前在供大于求的市场条件下,煤炭利益大量向下游企业转移,煤炭企业效益明显不如电力行业。但随着供给减少,需求增加,情况出现了新的变化,利润在煤炭生产企业和煤炭加工企业及用户之间进行再分配: 一是煤矿为获取下游行业利益和下游行业为获得稳定的能源供货渠道,以参股、买断、租赁等多种形式加快企业间融合。二是随着电力紧张,2003年电力价格仍然有上调的趋势,近期在酝酿涨价方案。煤炭企业希望能提高煤价,从中分一杯羹。 公司业绩还需具体分析 近期一些省份的电煤价格上涨就会使煤炭行业收入增加。但就具体煤炭企业而言,是否会因为行业收入增加而增加利润呢?答案是不一定。只有成本不变或成本上涨幅度小于收入增加幅度时,其利润才会增加。而成本是否上升还取决于上市公司从事的是煤炭行业中的那部分业务。 我们认为,2003年上半年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可分为三类: 一类是从煤产品价格上升中受益。如果上市公司从事的主要是煤矿开采业,在成本不上升或产量有突破性增加的情况下,煤产品价格上升将使上市公司受益。如:兰花科创(600123)、伊煤B股(900948)。 第二类是在受益的同时也会受损。如果上市公司从事的不仅有煤矿开采业,还有煤产品加工业,那么公司业务中开采的部分受煤产品价格上升受益,煤产品加工业务由于成本上升而受损。如:兖州煤业(600188)、神火股份(000933)、上海能源(600508)、西山煤电(000983)、金牛能源(000937)、郑州煤电(600121)。 第三类是单纯受损。如果上市公司的煤产品加工业务(如生产焦炭)多于原煤产品业务,那么这类公司将由于成本上升而受损。神州股份(000968)、盘江股份(600395)就是如此。

篷房租赁
达摩正骨培训
吸污车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