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有奖金”征文】古渡悲歌(小说)

2019-09-14 06:45:35 来源: 泰安信息港

一、前言
听一曲古风歌谣,想一阕过往心事。这段往事随着古渡先生仙逝的消息而浮现,及至逐渐的清晰,慢慢的有了表达的冲动。
古渡先生,江山文学网站的总站长,是元老级的人物。我记得是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见到“古渡”的名字,觉得甚是熟悉亲切,以为只是网站的一个普通编辑,直到看到他往生的消息,诸多镜头在脑海中闪现……

二、病中遇精灵
“龙,去看看那个人是什么状况,看仔细了,回来告诉师父!”班禅十世师师吩咐我道。我从来没有看到师父这样的严肃悲切,于是不敢怠慢,赶忙起身,照师师指点的方向飞去。
我看到一个病床上,一个男子正发着脾气。
“让我去死,让我去死。一个大男人得了重病,干不了活,做不了事,活着干什么!浪费粮食!”病人似乎是恳求,但家人都把他当气话。
“说什么傻话呢!你好好养着,会好起来的!”他的妻子劝道。
“爸,家里不缺钱。我工作了,有钱,能养家的!”他儿子劝道。
“家财万贯,也不能这样糟蹋浪费。你们还有希望,要生活,我什么都没有留给你们,就让我留点爱心给你们吧!”病者悲咽了。
我明白了情况,病者是想安乐死,被家人阻止着。我正想飞去找师师秉明情况,他的声音响起来了:“不必麻烦了,安慰他,想办法让他活着,师师走了。”
“唉!别走!别走!”我心里急呼都赶不上师师飞走的速度。
哎,真是难倒我了!一下子让我想什么办法呢?
“呆子,人都是有灵犀的,不是只有恋人间才有。说吧,他能听到的。”
“师师你没走呀?太好了!”恩,怎么又消失了,哼哼!
“嗨,老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轻声问。此时,他的家人都到别屋去了。
“久病无孝子,无孝子呀!还不如死了算了!”他感叹道。
“老师?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又一次问。
“能,没睡着!”他没好气地回答。
“那就好!听着,我现在要给你说的话只说一遍,能不能接受看你自己的理解了!”
“什么话?同意让我去死了?”
“好!你听好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查了你的死籍,你的阳寿还没尽,还要等8年。8年后你的生日便是你的死期。到时候,你想活也不会多给你一个时辰的!你现在告诉我,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有什么爱好、特长。我好安排你在接下来8年的时间做什么,否则,任由你这样消沉下去,不定成什么样子。害人又害己,浪费粮食不算,还把不愉快带给家人了。到时不是你死,而是他们亡了!”
“你是谁?”病人一个机灵转身仰起身,惊问道。他以为有人在他床边,镇定之余,定睛一看,并没有人,隐隐听到外屋妻子和儿子的说话声,说什么也听不清,这才意识到:有鬼!
他有一丝的心惊害怕,但马上苦笑了一下:“我都是要死想死的人了,还在乎鬼不鬼的,怕什么,真是的!难道我是怕死才求死的?刚才是我自己的心意还是有人在提醒我?不管了,我现在心情好多了。说的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的爱好、特长?再培养兴趣是来不及了,也没有条件了,爱好的就是写作。至少我可以写写生病的经历和心情,给别的病友一丝借鉴,起码我该把刚才的梦幻写下来,然后看看我能否写些什么。这样怨天尤人也不是办法,何况我还有8年的阳寿。”阳寿?想到此,他浑身一个颤抖。
此时,我看到病床边上的戒忍法师和班禅十世。戒忍法师正用自己手掌的热度帮病人打通双腿的经脉,让他的忧郁情绪得以缓解。我看到他们,思量自己的话是重了还是轻了?
“行了,差不多了!”戒忍回一下头对班禅十世师师说。
“看小东西的了!”班禅十世说完,又要走了。
“好的!走吧!”戒忍临走不忘看我一眼。
他不打紧,看的我心里直发毛!我是一个做事讲规则的人,可是世上的事做起来没有一定的规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招术是否得当呢,然后他们就都走了。
“哈,就这样走了?我以为该走的人是我呢!继续,继续!”
“我不是鬼,是个精灵,用你们俗人的话说就是龙女,但是我不用这个名词,因为我会显形的。这个名词只有我们参加法会的时候才会用到。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想法!”
“龙女?我知道,就是菩萨。请问你是哪尊菩萨?来自何处?有何指点?”他似乎病好了。要不是坐在床上,我还真不以为他是病人。
“我?恩,我四海为家,到处漂泊,出家无家,寺院为家。你一定要记住我来自何方。那就南海普陀吧!因为西藏太大,我怕你心驰神往会让你消耗精力。你就记住舟山的普陀山就好了!”
“普陀山?有心朝圣却总没有机会,今日见普陀的观音大士降临寒舍,心有所不忍。”他突然双手合十,叩拜磕头了。
我突然想到师师和戒忍法师的离开,他们一定在哪个角度看着我的举措呢!我要让他们放一百个心了!
“你想到你的特长和爱好了吗?”我切入正题。
“恩,我想写作,我的文笔还不错!”
“那好,你可以写写你的自传;你生病的经历。你也可以做一个老师指点学生,提拔后进!”我建议道。
“当老师不敢,怕误人子弟,写写自传倒还可以。”他开始不好意思地微笑了。
“自传总有写完的时候,经历也有完篇的时候。惟有做编辑才有作不完的工作,这样你的生命时间就会延长,生命有了质量,有了意义,岂不更好?”
“你说的对,想的比我周到,那我要重新找工作了。我这样子,看来要动用过去的人脉关系网了!你看我编辑哪一类的文学作品比较好?”
“等一下,我算算。你比较适合到哪里做比较不损害你的身体?”本人掐指一算:有一家新开的网络文学网站正在招募精英加盟。“愿意去网络文学网站吗?有一家江山文学网站正在招人。我觉得这比较适合你,网络,只要一台电脑,会敲键盘就可以了。怎么样?还不用你动用你的人脉关系。如果成功了,也让你的家人和朋友刮目相看!”
“这样合适吗?我都没让人见我,会不会让人觉得是一种欺骗呢?”
“你的问题我不能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在网上找过工作,更不知这种性质形式的工作。说句实话,我还只是一个无业游民待业在家。我这样说,你肯定不会再相信我了。哎,事情办砸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哪个时代的人,如果你不会用电脑也是正常的!毕竟人的境遇各别。何况,我知道的,那些所谓的龙女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都出家了。富一点的女孩子都在艺术上有造诣,你应该属于前者吧?”他突然变得和蔼可亲了。
“我——”我很想告诉他,我曾在定海千龙馆当讲解员,我也是有过工作的人,人家夸我讲解的是人的灵性。算了,我已经出来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三、校饰电脑
当我口禹口禺地述说故事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平静的,说的明白些,我使劲让自己的情绪趋于平和。真的很想写的绚丽辉煌,奈何故事总是那样的拖沓冗长,那样如茶水般的滋味各千。
当古渡先生采纳了我的建议,决定到网上做网站编辑的时候,他的情绪是饱满的。我居然给他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心里惶惶然:是不是太狠了?我自己没工作,我的概念是要把一天24小时都填满,不管做什么,总要做一件让自己可以依赖的事,长期可以做的,不必担心失去,不必计较利益得失。我不知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唉,要不算了吧!我能给你出主意,是想让你有生的希望,对生活充满信心,这样你就不会发脾气,让家人伤心难过了。”我打退堂鼓了。
“不了,小龙女,你不必担心我,你要记住:人活着,怕绝望,就算有一丝星点的希望我也会抓住。至少我应该写一篇自传,在死后留给后人一点启示。你的建议非常好,做任何事都是有困难的,或多或少,或早或晚,重要的是坚持不放弃。你说你没有工作,要不你也到网上投文章吧,我们以文会友。”
“你真的对我有信心?不觉得我信口雌黄?”我有些惊疑了。
“不,我是对自己有信心,我相信我能做好,我会安排电脑的。”
“啊?先生这样会不会影响你修身养性?”我开始迷糊了。
“哈哈,我的状态是行将就木,死不了,又活得窝囊,何不拼搏一下,即使我敲下一个字母为离世了,我也开心。我开始了,就了无遗憾了!”
“您真让我感动!我会把你的话激励我自己的!您不会因为我没有工作就不信任我,嫌弃我?”我有点莫名的感动了。
“嘿,也许在你们龙女界你是微不足道的,也许救治我这样一个残废,大菩萨也不愿意派遣大龙女,所以你有自卑心。但是没有关系,对我来说,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是共产党员,一生都是无神论者,以前一直以为龙女是神话,与我们正常人的生活不相干。现在我这样了,不知是不信神的缘故还是得罪了某些神的缘故。上苍垂怜,派你这个小不点来提醒我,给我做临终的关怀,我是非常感激的,因此你不必谦虚。”
“啊?你的话真是太让我意外,很感动。你说的我都不知道,我衷心感谢您的真心话,告知我一二。对我说这么多,我谢谢你对我的厚爱和信任!”
“那我们就开始吧,我会去买电脑,电脑我懂得的,单位里以前也用电脑的。你呢?也要努力。我要让你的文章称世,让你成为的龙女,让你成为举世瞩目的文采飞扬的文学家!”
“嗯,努力,我会很努力的!期待您的点评,期望与您相逢相知!”我想从今后我不该是一个无知的到处飘的小精灵了,而是一个要面对社会纷杂的龙女了。我的心里埋下了做龙女的种子,开始盘策怎样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的龙女,惊天动地。长久以来的卑微、压抑、委屈,一下子全释解了。人活着,不是在别人的眼里、嘴里寻找自己的价值和地位,而是以自己的能力、形象称著于世。人活着就是要给自己一丝交待,一星希望。我这样无所谓的对待人生的态度是否太不负责任了?我想起1985年的龙女评选大会,班禅十世师师大声喊着:“还有一位,还有一位,我负全责!”我想我活着不但是来幌世的,也是要认真活一场!梦一回轮回的苦,做一回真正的人,不应该这样的自暴自弃。他的话感动了我,提醒了我。我又何尝不是一个等待死亡来临的人。我时刻等待死神的来临,又不希望死神那样快的来。原来人的命运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响起在耳畔了。听了那么多次,现在才明白曲中的深切!
古渡先生不再发脾气了,而是和妻子商量着把书房的小电脑搬到卧室里来。卧室里什么都没有,可没有网线,没有专用的桌子。在儿子的帮助下,小电脑搬到了卧室床边的桌子上。古渡先生挣扎着起床,要坐到电脑前,家人不明所以得配合着。当古渡先生花了十二分的力量坐到椅子上的时候,电脑还没打开,就开始坐不住了,浑身疼痛,瘫倒在椅子上,呻吟不停,家人赶忙把他抬到床上躺好。
“你说你这是干什么呀?你现在用电脑干什么呀?不要想着回去工作了,不要想着过去多威风了。病了就要养病,不可急于一时。”妻子嗔怒到,心痛得不得了!
“嘿,你不必担心,着急上火的干什么,我就想写一本传记,留给你做个念想!”古渡先生柔柔地说,令家人非常的疑惑,以为是回光返照。他们莫名的有一种伤感涌上心头,妻子马上捂着嘴跑到外屋去了。
“爸,您这是何苦呢!您只要配合医生的治疗就可以了,其余的不要想了。”儿子镇了镇,宽心地安慰道。
“不是,儿子,爸爸想到网站做网编,尽尽余晖,有一些热度就发一丝光热。爸爸腿不能动,手能动,嘴会说,眼不瞎,脑子还能转动。因此,爸爸还不完全是废人。只是餐费而已,是残了,不是废了,不可废。爸爸发脾气求死是一天,写作做网编也是一天呀。一日三餐照吃不误,不如做个开朗的人。你们年轻人讲究阳光,我也要做夕阳红。去,帮爸爸把窗帘拉开!”
“好的,爸爸!”儿子喜不自禁,半信半疑地去拉窗帘。
“你在干什么?”端着安眠药进来的妈妈喝斥儿子道。
“拉窗帘呀!”
“你不知道你爸爸不能见阳光的!”
“是爸爸让拉的!”
“老伴,你要干什么呀?”
“放心,我不会跳楼的!”
“呃?”儿子和妻子有一种心事被戳穿的尴尬。
“我需要一台电脑,在床上打字。哦,还要上网!”
“这?那就用笔记本吧!对对,爸爸也应该和旧同事老朋友聊聊天,那样也像正常人一样了。”儿子马上笑着答道。妈妈捅了捅儿子的胳膊,儿子自知说错话了。
古渡先生像是没听见,没事人似的。
儿子马上拿来一台电脑,笔记本的,不能上网,家里又装网络,终于无线上网了,但是总卡线,上网不得劲。这要是给他批阅文章突然断线了怎么办?看来这个笔记本无线上网不行。古渡先生在有了电脑后开始浏览网页,寻找合适的文学网站去应聘,于是儿子马上又买了一台几千元的一体机,这样网线直接插在主机上,再不用担心会突然断线了。只是问题又来了:键盘可以拿在手里,显示屏却不能放在床上,放在床后的桌子上,距离太远还看不清字。

共 692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感人的缅怀故人的用传奇故事情节来叙述的一篇小说。小说采用虚构虚描的故事情结,戒忍,班禅,龙女。“你想到你的特长和爱好了吗?”“恩,我想写作。我的文笔还不错!”惟有做编辑才有作不完的工作,这样你的生命时间就会延长”,“人活着,怕绝望,就算有一丝星点的希望我也会抓住”。这一连串作为铺垫的对话,倾注了作者对古渡先生的敬慕和深深的怀念。文章情深,故事情节合理,富有创新,情感饱满,另一番缅怀的情调。读罢文章会令人深深地思念起古渡先生来。拜读美文,感谢作者赐稿,推荐共赏。【编辑:悍雨啸风】
1 楼 文友: 2018-01-12 18:08:5 很深情很有创意的小说,祝好作者。 是云,总要飘走的,因为风。
2 楼 文友: 2018-01-12 18:09: 1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是云,总要飘走的,因为风。
 楼 文友: 2018-01-12 18:10:11 期待作者佳作不断! 是云,总要飘走的,因为风。
4 楼 文友: 2018-01-12 19:18:48 感谢悍雨啸风老师的点评!让我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
5 楼 文友: 2018-01-15 18:22:59 拜读美文,受益匪浅!
回复5 楼 文友: 2018-01-15 18:52:18 谢谢欣赏!祝您愉快!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宝宝脸有点黄怎么回事
小孩流鼻血
半身不遂病人烦躁不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