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弱女子赎罪计划的背后隐情

2019-08-23 21:56:54 来源: 泰安信息港

    2015年8月10日,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故意伤害罪等11项罪名,对漯河黑社会老大王华判处死刑。

   这个王华可不简单,在漯河市可呼风唤雨,曾连任两届市政协常委、河南省总商会副会长等职务,黑白两道通吃,号称 漯河的杜月笙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令他栽倒的竟然是一名身患绝症的弱女子,而使她这样做的原因是临终前的良心发现。

   事情得回到近20年前的1998年。这年的10月18日凌晨4点,漯河市源汇区的一家金店突然发生火灾,店主宛振宇、孙云兰夫妇双双被烧死。公安消防部门赶到现场后经过勘查认定,火灾是外来火源造成的,事情非常可疑。但是,当地公安机关却以这是电路老化引起的火灾为由,匆匆结案。宛振宇的家人怎么也不相信这是意外的火灾,一直竭力寻求事情的真相,寻找放火真凶。但是仅凭个人的力量怎么会有结果呢?就在他们失去信心的时候,2012年,宛振宇的家人接连收到好几封匿名信,信上说自己是当年纵火案的当事人之一,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写这封信的人叫苗会菊,是当年纵火案凶手之一,现在身患绝症,生命已经处于倒计时。这名弱女子怎么会成为杀人放火的凶手?又为什么要主动向受害者家属承认自己的罪行呢?

 

匿名信背后的真相    事情得从火灾发生后的14年 2012年说起。10月10日黄昏,宛振宇的弟弟宛振水下班刚一进入所居住的小区,小区保安就给了他一封信,说是一名女子下午送来、点名要交给他的。问起那名女子的相貌,宛振水觉得自己并不认识,他打开信封,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振宇哥和嫂子的忌日快到了,我想到他们的坟前去祭拜一下,当年的事情我知道详情,如果你们感兴趣可以联系我。 信的落款是 阿菊 ,并且留下了手机号码。这个名字和手机号码对于宛振水来说非常陌生,信上的字迹也从来没见过。看着信上的内容,宛振水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年火灾的情景。

   1998年10月18日凌晨5点多,宛振水还在熟睡,突然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说他哥哥宛振宇开的金店发生了火灾。

   宛振水一听,心里顿时一惊。他赶紧穿上衣服,赶往金店。这家金店位于源汇区,叫 觉醒商行 。还没到金店跟前,他就看到火苗蹿起老高,照红了半边天空,金店已经被大火笼罩,消防人员围着房子救火。由于火太大,一个多小时才被扑灭。心急如焚的宛振水一头冲进烧得只剩骨架的金店,在位于卫生间的位置找到了哥嫂的尸体。

   此时刑警也来到现场,经过一系列刑侦勘查,作出了因为电路老化、电线短路引起火灾的结论。可是作为当事人家属的宛振水并不认可这个结论,因为他知道金店是新换的电线,并且没有用大功率电器。他暗自走访了金店隔壁的商家。商家老板说,在4点多钟他听到过有脚步声走近金店,好像有人进入金店,接着就看到金店着火了。他请消防大队专业人员对火灾进行重新鉴定,给出的结论是外来火源引起,因为电路起火跟外来火源有着显著区别,这个结果与刑侦的结论截然不同。宛振水感觉事情蹊跷,多次跟当地公安局交涉,要求重新侦查,给惨死的哥嫂讨回公道,可是公安机关以没有新证据为由不予立案。

   10月18日是宛振宇夫妇的忌日。宛振水拨通了匿名信上 阿菊 的电话,双方约定在茶馆见面。

   见面后,阿菊主动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她说自己叫苗会菊,4 岁,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不久,嫁给了一个叫孙培超的男人。他比自己大6岁,是一家五金电焊铺子的老板,这个铺子跟宛振宇开的金店相邻。原来,孙培超此时已婚,直到跟苗会菊认识两年后才离婚,跟苗会菊结婚。孙培超还有一个弟弟叫孙培国,是个混混儿。可是就在他们打算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孙培超的铺子因为经营不善关门了,苗会菊打工的厂子也倒闭了,而苗会菊此时已有了身孕,一时间他们陷入了困境。

   说到此处,苗会菊犹豫良久,问宛振水是否认识孙培国。宛振水摇摇头,但是他觉得这个人肯定与当年的纵火案有关系。当他进一步问具体情况时,苗会菊却推脱说不是太清楚。

   宛振水感到事情不简单,就要求苗会菊一起去公安局报案,苗会菊急忙说: 我现在不能掺和进这件事情,只能提供给你这些线索,你们自己去查吧。 宛振水只好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就跟苗会菊告辞了。

 

迈向犯罪深渊    跟宛振水分手后,苗会菊回到家。她感到非常矛盾,因为她不仅知道当年火灾的详情,而且自己也是事件的参与者。

   她不禁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那是一个深夜,正当她跟丈夫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孙培国来找哥哥,说有人出重金让自己烧掉一个店铺,胆小怕事的苗会菊急忙劝阻: 千万不要干犯法的事情,为了钱把命搭进去不值得。 丈夫此时狠狠瞪了她一眼: 你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 他接着问干这件事情开出的价码,当孙培国说只要干了就可以得到 0万元时,他不禁动心了:这可是一笔巨款,在当时几乎等于他一辈子的收入,而且此时正是自己困难的时候,这笔钱对于自己无异于雪中送炭。

   孙培国走后,孙培超劝妻子,说现在两人没有任何收入,即使生下孩子也养不起。苗会菊仔细一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再者她平日里家里的事情都是丈夫作主,她几乎从不反驳,终夫妻二人作了罪恶的决定,迈向了犯罪的深渊。

   1998年10月17日深夜,也就是10月18日凌晨,苗会菊跟丈夫悄悄地来到宛振宇开的 觉醒商行 ,在门口把汽油倒在事先准备好的木条上,苗会菊用颤抖的手几次才点燃了木条,顿时燃起了熊熊火焰,整个店铺变成了火海。她怕烧死人,一再问丈夫里面会不会有人,孙培超说不可能有人。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们也吃不下早饭,刚过7点,孙培超就来到 觉醒商行 窥探情况,当他把宛振宇夫妇被烧死的情况告诉苗会菊时,苗会菊非常害怕,劝丈夫收拾东西潜逃。就在此时,孙培国来找他们说 老大 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就是公安机关也被他摆平了,夫妻俩这才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孙培国还给他们送来1万元钱,这跟当初承诺的事情干成后给 0万元相差悬殊,可是他们也怕事情闹大了,也没有再多要。不久,儿子出生了,他们也就暂时淡忘了这件事情,只顾得摆弄孩子。

   随后几年,孙培超夫妇平静地生活着。转眼到了2006年,孩子也逐渐长大了,但孙培超此时有了婚外情,而且还染上了毒瘾,并且骗苗会菊也学会了吸毒。这个吸毒家庭很快被公安机关知道,2007年4月,当地警方在孙培超家里搜出了毒品,为了保住丈夫,苗会菊一个人把贩毒的罪名承担下来,被判处 年有期徒刑。

   可是当 年后,她刑满释放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欺骗了,丈夫已经抛弃她跟情人生活在一起,儿子被交给大姑子抚养,苗会菊顿时感到悲愤不已。

 

赎罪计划    苗会菊刑满释放后,人生进入了昏暗的时刻,此时距离当年的纵火案已经过去将近10年了,作为一个胆小怕事的女人,她几乎每天都生活在良心折磨和担惊受怕中,她一直犹豫着想向宛振宇的家人说出事情的真相。

   可是祸不单行。2012年的一天,苗会菊起床后,突然发现自己掉了许多头发,把她吓坏了。她赶紧到医院检查,经过诊断,确诊为脑瘤,必须尽快做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这对于苗会菊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顿时被打蒙了:难道这是因为自己作恶而得到的报应吗?她知道老天留给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必须在生命终结前,把这件事情做一个了结,使自己能够在没有心理负担的情况下轻松地离开这个世界。于是,她开始实施自己的 赎罪计划 。

   2012年中秋节,苗会菊做了一桌子好菜,请小叔子孙培国来赴宴。酒过三巡,苗会菊装作无意地提起当年的金店火灾,而此时孙培国有些醉意已经放松了戒备,他说当初受一个叫王华的人指使干这件事情的。王华?苗会菊对这个人并不陌生,他可是当地的名人,怎么会干出这么下三烂的事情?

   说到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王华的背景。他的人生经历相当丰富:他初是一名企业工人,1991年瞅准商机,下海开起了出租车公司,淘得了人生的桶金。随后又办起了矿业公司,买卖干得风生水起,成了当地的企业家。他还热心慈善事业,积极为社会捐款,荣获 河南省百佳慈善大使 漯河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 等荣誉称号,当选为漯河市工商联副主席、河南省商会副会长。这么风光的人物怎么会跟杀人放火联系到一起?

   苗会菊又劝了孙培国几杯酒,想多套些话,但是他不再透露一点有关信息。见在孙培国这里找不到突破口了,苗会菊决定继续从孙培超那里寻求突破。她借机跟孙培超谈孩子的事情,把他约到家里,准备好录音笔,终于从他那里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早在1994年,王华曾经向宛振宇借了40万元,借款到期后,宛振宇多次向王华讨要,但都被以各种理由加以推脱。,宛振宇夫妇发火了,跟王华发生了争执,失手打伤了王华,王华感到很没面子,就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他找到孙培国开出 0万元的价码,让他把宛振宇夫妇的金店烧掉,这些话都被苗会菊录了下来。

   有了这些证据,她决定把这一切告诉宛振宇的家人,她犹豫了好久,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拿到苗会菊的录音证据后,宛振水向漯河市公安局进行了举报。201 年1月5日,漯河市公安局对这件已经过去十几年的陈案重新立案,对这起纵火案进行重新调查。

   很快,苗会菊被源汇公安分局刑拘。201 年2月5日,苗会菊被漯河市人民检察院批捕。这一下,整天提心吊胆、饱受良心折磨的苗会菊反而心里好受了。

 

正义终于得到伸张    不久,警方根据苗会菊的交代迅速将王华、孙培国、孙培超等人抓捕归案,并展开了一系列刑事侦查,很快就查明了当年案件的真相。因为经济纠纷,王华与被害人宛振宇、孙云兰夫妇发生争执被砍伤后怀恨在心,实施报复,指使孙培国烧毁宛振宇的金店。孙培国与其兄嫂孙培超、苗会菊密谋后,于1998年10月18日凌晨,放火将宛振宇的 觉醒商行 烧毁,并致使店内的宛振宇、孙云兰夫妇窒息死亡。为了答谢孙培国,王华分几次付给其人民币共计 0多万元,而且通过这起案件,还牵扯出王华许多不为人知的犯罪事实。被告人王华、孙培国、孙培超、苗会菊等19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破坏生产经营罪等罪名于201 年8月28日移送漯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漯河市检察院还查明,源汇公安分局原副局长杨威、已退休的源汇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孙景炎涉嫌包庇王华等真凶,并长期充当以王华为头目的涉黑团伙的保护伞。

   王华这个披着 慈善大使 外衣的黑社会老大,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漯河市横行霸道犯下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1999年10月,王华向源汇区农业银行申请贷款,由于不符合放贷规定,时任源汇区农行行长的陈某退回了王华的申请。王华对陈某多次威胁、恐吓,陈某还是没有理睬。结果王华在一天晚上陈某陪客户在酒店用餐时,指使其组织下的骨干成员何少义、崔斌殴打陈某致使其脑部重伤,当晚住院抢救。陈某这才知道王华的厉害,终给王华放贷。一些跟他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普通人他也不放过:2001年,市民李某和朋友到王华的果园去玩,王华等人正在赌博打牌,王华看着李某不顺眼,一时性起,就令手下把李某的腿打断。李某知道王华是当地的黑老大,敢怒不敢言,连案也不敢报,只能默默忍受。此类事情王华干了很多很多,上述案例可以说只是冰山一角。

   2015年 月24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以王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案。王华共涉嫌11项罪名,其中纵火案在天审理。此案的核心证人苗会菊穿着一件花棉袄,心力交瘁地站在法庭上,声泪俱下地交代了那起陈案。她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对生死看得很淡,她只想速死赎罪。苗会菊的辩护律师请求法庭考虑作为核心证人的苗会菊如果不站出来举报,这个纵火案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如果不是纵火案被侦查,王华的其他罪行也不会一一浮出水面。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苗会菊在王华系列重大罪行中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应予考虑从轻判决。而通情达理的宛振宇家人也为她出具了谅解书,希望法官从轻判决。苗会菊也坦言,自己并不后悔在十几年后主动坦白罪行。她的儿子托人带话给她,让她彻底坦白,争取早日回家,自己永远等着妈妈。法院一审查明,20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王华以其开办的华颖集团及多处赌博场所为依托,纠集、组织有前科劣迹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了人数众多、成员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部分利益被用于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及日常开销、雇佣他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等。该组织采取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多次实施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漯河市称霸一方,造成了重大、恶劣影响,严重破坏了漯河市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同时,法院查明了上述19名被告人还分别实施了放火、破坏生产经营等其他犯罪活动。

   2015年8月10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以王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王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孙培国被判处死刑;被告人孙培超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告人苗会菊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其他被告人也都依据所犯罪行作出了相应判决,王华、孙培国当庭表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6年6月 日,河南省高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王华、孙培国的上诉请求,维持对其死刑判决。其他案犯也维持死缓、有期徒刑等判决。

预防抑郁症的方法
宿州好的整形美容专科医院
黄山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