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王好色變態喜奸淫幼女一晚奸殺兩女童

2019-11-09 06:17:49 来源: 泰安信息港

福王好色变态喜奸淫幼女 一晚奸杀两女童(1)

【核心提示】:他派太监到处收罗美女以充宫掖,闹得苏杭一带鸡飞狗跳,吓得有女儿的人家赶紧把女儿一嫁了事,使得民间嫁娶一空直到灭国前两个月,他还忙于计较后宫妃嫔的 数量之少据清初史学家谈迁笔记记载: 上体魁硕,一日毙童女二人,厚载门日裹骸出 和他的爷爷万历皇帝一样变态,以奸淫幼女为乐,甚至强奸至死,纯粹 是一个变态的色情狂,实在骇人听闻

甲申三月,帝殉社稷 ,这对大江南北的明朝诸臣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但与此同时,南京留 都的政治地位一下子就凸现出来了摆在留守诸臣面前的首要任务是选立新君以作号召在飘零的皇族中,也只有福王、桂王、惠王三个藩王的血统最近,而其中又 以福王最具优势,在三个藩王中年龄最长,并已到了淮安(南京附近),而其他的两个藩王还远在广西,自然是楼台近水者先得月了但大臣们各怀心事,一时议立 不决

这朱由崧虽然占有天时、地利,但他的人望太差,不能服众据当时人所写的《南渡录》记载: 时王(朱由崧)闻,惧不得立,书召南窜总兵高杰与黄得 功、刘良佐协谋拥戴 朱由崧害怕自己不被拥立,一方面写信给马士英的部将高杰与黄得功、刘良佐请求协助,另一方面,把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藩王玉玺、金印、 文书文件等,统统带给马士英,传达了自己已到南京的信息

当时南京的实权人物,一个是凤阳总督马士英,一个是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马士英收到朱由崧的藩王玉玺后,野心骤然膨胀,认为是 定策拥立 的绝佳机 会便送书信给史可法和兵部侍郎吕大器, 言伦序亲贤,无如福王 ,名为征求意见,实则是请尊朱由崧监理国事但江南士绅,尤其是朝中的东林党人,以福王 昏庸为名,坚决反对他们属意的人选是潞王朱常,因为 诸大臣虑福王立,或追怨 妖书 及 挺击 、 移宫 等案;潞王立,则无后患,且可邀功

这里又不得不提起一段历史的隐情:原来朱由菘的父亲福王朱常洵,因为万历皇帝宠爱其母郑贵妃,所以也就把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视若掌上明珠,恩宠逾于 诸皇子万历皇帝甚至几次起了废长立幼之念但每次都遭到了大臣们(主要是东林党人)的激烈反对,虽然东林党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最后迫使万历皇帝不得 不于公元1600年,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而朱常洵最终出封洛阳为福王,成为万历时期 国本之争 的失败者,所以东林党人早已和福藩结下了不解之冤为防 止福王登位后的报复,以钱谦益为领袖的东林党人,便以立贤为名力主潞王承继大统潞王虽有贤名,但血统偏远,自然缺乏继立的理由双方意见都汇集到当时握 有重兵的史可法那里,但史可法对福王不满,对潞王也有顾虑 可法意未决及廷臣集议,吏科给事中李沾探士英意,面折大器 成功地拉拢住了吕大器,这样 砝码就向福王一方倾斜

在此情况下,马士英为了抢得定策元勋的头功,首先向朱由崧表白心迹,不等史可法的信来,便先斩后奏,决定武力拥立,造成了既成事实 士英亦自庐、 凤拥兵迎福王至江上,诸大臣乃不敢言 成为从龙文臣的第一人消息传到南京,所有人无不大惊失色史可法此时还蒙在鼓里,他在写给马士英的信中,还在诉 说朱由崧有 七不可立 的理由没想到此信却成为落在别人手中的把柄,这也是后来史可法在朝廷遭到排挤的重要原因随即,马士英便带领江北大军杀气腾腾的 护送朱由崧来到南京浦口史可法和东林党人见大势已定,虽满腔愤懑,但为了避免朝廷分裂,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痛苦的现实

云南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