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八零年代撩兵哥全文阅读

2019-06-24 16:25:21 来源: 泰安信息港

    穆静之虽然听出来了,凌慕泽这话是对张国庆的冷嘲热讽,但是她还是在桌子底下不动声色的掐了凌慕泽一下。  因为他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的。  凌慕泽抓住静之的手,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张国庆:“说说你绕了这么一大圈的目的吧。”  “近税务部门的人找我了。”  凌慕泽和穆静之两人相视看了一眼,倒是听明白了张国庆的话,但是却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还是凌慕泽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找你?你没交税?就算是如此,你找我们有什么用,我也帮不了你,再说了,纳税是义务。”  “这件事……我知道你们也帮不了我太多,但是因为这件事是夏薇薇说的,但是现在我探视不了夏薇薇,就是希望你们如果帮我,让我见一见夏薇薇,她要是这样乱说的话……”  “先不说夏薇薇的事情现在还在侦查阶段,我们也是见不到,就算是能,为什么要帮你呢,听你的意思,是夏薇薇说了你没交税的事情,而且是真的,如果是假的话,你不会这么的紧张,既然是真的没交税,张国庆,这是什么性质的事情,你自己想必也很清楚,找我们真没用,我们也不会助纣为虐的。”  凌慕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张国庆。  穆静之心里很悲凉,没想到曾经的朋友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子。  张国庆心里其实也清楚自己做过的事情,但是人都是存有侥幸心里的,因为一直没人知道,他自己也快忘记了自己一些商演没交税这样事实的存在。  本来这件事也就是自己的经纪人和夏薇薇知道。  经纪人和自己的利益相关,应该不会说。  张国庆有段时间是比较担忧夏薇薇会说,特别是和夏薇薇分开和梁若言结婚之后,张国庆是很担心的。  但是后来一直风平浪静的,张国庆心里的那根弦渐渐的又松了。  加上前段时间听到夏薇薇进去了,虽然张国庆不是很清楚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他也彻底放心了。  因为她进去肯定不会因为自己,因为夏薇薇除了知道自己没交税以外,自己也没什么事情了,况且即便是没交税这件事也波及不到夏薇薇。  所以夏薇薇进去肯定是因为她自己。  这么一想,张国庆就彻底的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他一直担心的是梁若言进去了,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因为自己把梁若言的想法告诉了凌慕泽,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说,甚至看着事态一直发展了。  他希望的是梁若言的事情警方要是发什么通告的话,不要提及自己的名字,那样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打击。  可是让张国庆没想到的是,一直忐忑的他,到底是等来了有人找他。  没想到是税务部门的。  这让张国庆更加的惶恐,因为以前的工作的关系,虽然对一些法律知道不是很了解,但是基本的还是知道一点的,他知道自己不交税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了。  所以配合完调查之后,张国庆就赶紧的想办法,在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希望能做一些补救。  因为调查的人问的很清楚,所以张国庆知道应该是夏薇薇说的。  他希望夏薇薇能不要乱咬人,可是无奈他见不到夏薇薇。  无奈之下才通过这样的方式和凌慕泽还有穆静之见面。  因为张国庆知道,他要是直接找凌慕泽和穆静之的话,肯定不会理自己的。  听完张国庆的话,凌慕泽嗤笑:“既然你这么清楚明白,找我们干嘛?!”  “慕泽,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也是……”  凌慕泽打断张国庆的话,不想和他打感情牌,因为他们之间的那点情分早就没有了。  “不要谈曾经的情谊,曾经的情谊早已经没了,再说了,张国庆你还真是病急乱投医,再一次告诉你找我们没用,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你得知道,夏薇薇和静之闹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现在让我们帮着你去见了夏薇薇,你不怕再激怒了夏薇薇啊,万一她要是再多说点呢,现在你能和我们面对面的喝咖啡,想必你没交税的数额不大,所以你才能这么悠闲,如果夏薇薇说的多了呢?所以我们不会帮你做这样的事情的,而且我们对你的做法也是反对的,所以更不可能助纣为虐。”  凌慕泽一点都没给张国庆回旋的余地。  静之一直听着,没说话,凌慕泽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听着凌慕泽说的差不多了,穆静之说:“所以你的事情就不用说了,你是白费功夫了,那么接下来说说杨雪的孩子事情吧,杨雪的妈妈到底是怎么想的,在你给她想了这样的好的一个办法之后,她是依然坚持自己带着那孩子等着杨雪出来呢,还是因为你的关系,心思活络了起来,想让我们帮她养孩子?”  张国庆之前已经想到了穆静之和凌慕泽可能不留情面的,但是没想到竟然不留情面的这么彻底。  他也不是非要舔着脸来找他们。  而是在张国庆认识的人中,只有他们如果想帮忙的话,还能帮一点,除了他们,别人更是帮不了什么忙。  张国庆想自己只不过是想着让他们见到夏薇薇的时候给夏薇薇传话,没想到这么一个不算难的事情就被他们这么拒绝了。  所以听到静之已经转移了话题,提到了杨雪的孩子事情,张国庆的心情很糟糕,说:“这你要问她自己吧。”  穆静之看了眼凌慕泽,想着他也在,就顺便把杨雪孩子这件事给理顺了再说吧,省的以后杨雪的妈妈再想一出是一出了,以前的时候静之和凌慕泽谁也没想到还会和杨雪再牵连在一起。  现在这件事情既然被张国庆给挑起来了,不管他的初衷是怎么一回事吧,都要和杨雪的妈妈说好,不然以后杨雪的妈妈间隙性的来找一次他们也停闹心的。  “我刚才去那边,看有电话,号码是多少,给杨雪妈妈打个电话,我和凌慕泽和她谈谈吧。”  张国庆苦笑:“以前你们多么的讨厌杨雪啊,现在竟然愿意为了她和李铁军的孩子,和她母亲谈了,穆静之,凌慕泽,曾经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吧,你们对朋友就这么凉薄?”  凌慕泽勾唇:“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你让杨雪的妈妈来找我,让我帮她养着孩子这一点,是有依据的,所以我是否愿意都要有一个态度,这是我不能逃避的事情,但是对于你……朋友间的情谊早已经没有了,所以也就没所谓的义务了,不过杨雪的孩子这件事我还是要谢谢你的,不管你的初衷是什么,都提醒我了杨雪的孩子现在面临的困难,从法律的某个层面上说,我是有责任的,所以现在要是解决了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凌慕泽的这番话张国庆当然听出了他是嘲讽和揶揄,这让张国庆心绪难平。  可是他也辩解不了什么。  因为这件事的确是他先替杨雪的妈妈想到了。  因为杨雪妈妈根本就没这个意识,而且一直以来杨雪的妈妈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没脸再去找凌慕泽要求什么了的,毕竟当初事情闹的那么大。  给杨雪的妈妈打了电话,让她出来和穆静之好好谈谈,张国庆就先走了,反正和他们也说不到一起去。  时至今日,再次见到凌慕泽和穆静之,杨雪的妈妈不说是无地自容吧,也多了几分的拘谨,没了当初的那种颐指气使。  即便是当初,她多也就是刻薄了一点,也没怎么的颐指气使,因为她好像天生就不是那种立场特别强大的人。  面对穆静之和凌慕泽,杨雪的妈妈说:“这件事国庆和我说的时候,说一定能成,我听得迷迷糊糊的,其实也不是很能理解,但是因为我自己养孩子真的是有点艰难,所以就默认了国庆的做法,只是你们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吧,当初的事情都是雪儿……自己作成这样子的,怪不得慕泽,所以……”  凌慕泽看着静之没说话,在这件事上,他愿意把话语权交给穆静之。  虽然穆静之早已经告诫过找自己不要同情心泛滥,可是因为现在自己也是母亲了,她就见不得孩子受苦。  而且这件事上,虽然一开始张国庆的目的不是很纯,但是杨雪的妈妈要是赖上了凌慕泽,好像也能说的过去,毕竟在没亲子鉴定的情况下,孩子是在杨雪和凌慕泽婚姻存续期间有的,按说这就是凌慕泽的孩子。  虽然有许多的内情。  但是要是闹开了,那些内情要是被说出来了对凌慕泽来说太屈辱,所以不如现在一次性解决了吧。  静之看着杨雪的妈妈问:“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孩子呢?上学了?”  “嗯上学去了。”  穆静之:“以后你是准备带着她在这边上学还是回清水镇?”  杨雪妈妈踌躇了一下说:“回去吧,毕竟这边花钱多……”  静之叹了口气说:“你要是回去的话,我们会每个月给你寄钱,能负担得起你和孩子的生活费,直到杨雪出来为止。”  杨雪妈妈不可思议的看着静之!  静之说:“以前的恩恩怨怨的,都不说了,至少孩子是无辜的,虽然以前你对我不好,但是我至少叫了你舅妈的,所以回到清水镇之后好好的带着孩子生活吧。”  杨雪的妈妈其实没抱任何希望的,虽然张国庆看起来是好心,但是在清水镇的时候,杨雪妈妈和张国庆并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每次张国庆出现的时候都是杨雪特别狼狈的时候,因为张国庆是片警,每次他出现,不是杨雪和李铁军吵架了,就是被李铁军给打了。  反正就没好的时候,杨雪妈妈猜测张国庆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同情的关系才帮自己想了这么的一个办法。  虽然这么想了,杨雪的妈妈也没想着能怎么样。  毕竟曾经的事情真的是杨雪作的。  杨雪妈妈一边抹泪一边冲着静之和凌慕泽说谢谢。  “谢什么的就算了,你要是回清水镇的话,就早点回去,你现在住的地方是张国庆的?”凌慕泽见穆静之和杨雪妈妈说好了,问。  “对,是他的地方,但是我和孩子不住那边,我还是带着孩子在以前雪儿租的房子那边,就是今天和静之约好了才……”  凌慕泽点了点头:“知道了,那在你离开之前这段时间有事儿我们还是去你住的地方找你吧。”  说完之后凌慕泽话锋一转:“每个月给你打钱没问题,但是你也知道咱们之间几乎没什么信任的基础在,所以我们会提前先打听好杨雪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给你的钱呢,按照每个月多少,只给到她出来的那一年的年底,比如说,她哪怕是一月从里面出来,我们也会坚持给到12月,到月底,还有就是钱的问题,是一次算好了全给你呢?还是每个月给你?”  杨雪妈妈说:“怎么都好。”  静之想了想说:“每个月给的话,容易忙忘了,一年给你一次吧,这样的话,万一你要是着急用钱的时候,身边也有钱。”  凌慕泽对静之的办法倒是没意见。  杨雪妈妈更是没意见,现在这样的情况在之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所以静之他们怎么说,她都没意见。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你有卡吗?”静之问。  杨雪妈妈摇头。  “那行吧,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办一个,身份证带着的吧?”  这次杨雪妈妈到底点头了。  事情既然已经说好了,凌慕泽差不多也要去上班了,就先走了,静之陪着杨雪的妈妈去办银行卡。  办好了卡之后静之并没有马上给杨雪妈妈往里面打钱。  晚上凌慕泽下班之后,静之和凌慕泽说了自己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找福利部门的人做个见证,咱们和杨雪的妈妈弄一份协议,把什么时候给她钱,给到什么时间都写清楚了,省的以后出现纠纷,虽然现在看起来她挺好说话的,但是谁知道以后呢,再说,杨雪出来之后会不会得寸进尺也说不好呢。”  “好的。”  凌慕泽对静之的话倒是没意见,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辛苦你了。”  静之正抱着孩子,听到凌慕泽的话楞了一下:“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  “这样一来家里又多了一项开支,虽然说咱们家的情况还好,但是主要是是你赚钱多,我就每个月的工资,保姆的工资,加上给杨雪妈妈的……家里的日常开支什么的都是你……”  静之捂住凌慕泽的嘴巴:“我们是夫妻,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我不喜欢听,夫妻是什么?夫妻就是也要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等孩子再大一点,不用保姆的时候就会好很多。”  以前的时候凌慕泽在收入这个问题上纠结过,虽然心里也早已经释怀了。  但是现在突然多了这么一笔不算小的开支,而且还是因为自己以前的那段婚姻,凌慕泽不可抑制的想到了收入这个显示的问题。  不过好在和静之结婚前的凌慕泽的存款还有一些,能负担的了杨雪孩子的生活费什么的了。  一个星期后,在福利部门的调节下,凌慕泽和杨雪妈妈签了协议,算是彻底了了一件事。  一个月后,张国庆被抓了起来,虽然这个时候娱乐媒体还没那么的发达,但是张国庆也切切实实的火了一把。  因为偷税漏税被抓了,几乎连着一星期都是各大报纸的头条,连带着给大家上了一堂很生动的税法课。  梁若言、杨雪、李铁军、夏薇薇、展华还有何然他们每个人都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了代价!  让穆静之感到唏嘘的是梁若言的亲妈梁玉娟。  静之有点同情她,一开始她也许没坏心思,无外乎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后来为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梁若言,但是还是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害了,导致自己的儿子必须要去精神病院。  四年后,两个孩子上幼儿园。  慕茵也彻底的退休了,任何单位的返聘她都推了,专职的接送两个孩子上下课。  李煜和徐春娟结婚后,一年后徐春娟生下一个女孩子,对于重男轻女的姥姥来说很是不满意。  一直吵着让徐春娟继续生。  刘姐虽然自己生了两个女孩,但是她也知道没儿子受歧视的那种痛苦,所以她也是支持自己的闺女继续生的。  反正李煜的经济条件也养的起。  但是徐春娟在这之后一直怀不上,要不就是怀上了自己流产了,以至于次数多了,医生都不建议再生了。  姥姥去世的时候可以说是含恨而终的。  韩菲菲硕士毕业后没有留校任教,而是去了孙傲然的私人诊所,开起了夫妻店。  孙傲然悲催的依然没有逃脱自己的“魔咒”,还是去世了,但是这一次去世他是睡着自己韩菲菲的怀里的,这对他来说算是的结果吧。  若干年以后,静之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她紧紧的抓着凌慕泽的手,不舍离去。  可是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抗拒不了。  终于穆静之终于安静的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眼是雪白的一片,以及床头滴答答的医疗器械的声音,看着穿着白大褂,认真检查自己点滴的医生,静之虚弱的开口:“这是医院吗?我怎么了?”  “嗯,医院,飞机出事,你活下来了。”  简单的几个字让静之恍然意识到了,原来自己还没死,又回到了重生前的那个时刻。  只是这个医生的声音那么的熟悉,清浅中带着冷淡。  穆静之看了眼医生的铭牌,因为刚醒来,静之的精神不是很好,就没看清楚:“怎么称呼?”  医生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铭牌,弄正说:“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凌慕泽!”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穆静之的眼睛为之一亮!  是同名同姓还是自己深爱的他?!  原来这就是茫茫人海中我遇见了你的感觉!  没有三生三世,两生两世也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等你来撩~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姐微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郴州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临汾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武汉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