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世界霸王轨迹14末日

2020-01-21 20:58:26 来源: 泰安信息港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4.末日

现在的赛伯一无所有,所以现在的他足够疯狂。

凯瑟琳在前面带路,她每走几步就会回头看看走在身后的赛伯,她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她要反抗乔恩,但如果赛伯在这时候离开,无疑会摧毁这丫头建立起来的所有心理防线。

赛伯并没有离开,一个用小女孩敛财的人渣,还不足以让他离开,在过去的2个小时,他带着凯瑟琳回到了酒吧,老爹已经锁上了门,在赛伯打开门之后,他看到了老爹留的纸条,他和布鲁斯·韦恩去签署合同了。

年轻人又从罗宾的衣柜里取出了一套衣服,这一次的遭遇告诉他要早做防备,所以在和凯瑟琳自己动手做了一顿不算丰盛,但绝对量足的大餐,填饱了肚子,又休息了1个小时之后,赛伯装上了自己目前所有的武器,和凯瑟琳踏上了这条“复仇”之颅。

小姑娘换了一套赛伯从便利店里随手买来的衣服,梳洗了一下,总算有点正常小孩的样子了,她的手掌和手臂上贴着白色的绷带,看上去很凄惨,两个人诡异的组合总是能吸引很多目光。

但不管是赛伯,还是凯瑟琳,都没有在意这些目光,当你选择了一个目标之后,其他的所有干扰,都无所谓了。

而在跟着沉默的小姑娘前往窄岛的路上,赛伯在考虑一个问题,一个在刚刚的生死时刻里,跳入他脑海里的问题。他牵着小姑娘的手,一边和她走向通往窄岛的空中铁轨的车站,一边歪着脑袋对凯瑟琳低声说,

“凯瑟琳,你看,我现在有个问题…我只是个普通人,没准有一天也许会死在飞来的子弹之下,也许会死在一场火拼里,也许会死在暗杀里,也许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死掉。”

赛伯的声音犹豫了一下,他看着小姑娘,小姑娘也看着他,那双跳动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期待的眼睛里,闪动着一抹疑惑,她这个年纪,还听不懂赛伯想说什么,但年轻人也不是特别需要凯瑟琳的回答,他只是需要一个听众罢了。

“毕竟这是个很危险的世界,我连一个没有超能力的蝙蝠侠他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对付那些稀奇古怪的变种人和超级罪犯了…嗯,没准…没准我自己就是个变种怪胎也说不定呢。”

赛伯看着自己手臂上的止血贴,他可以肯定,在得到了足够的食物之后,那止血贴之下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能力,从他对这个世界有限的知识里,他也只能联想到关于那些稀奇古怪的变种人上了。

而赛伯真正想说的意思是:他总有一天会死…所以他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来证明他存在过的痕迹,不是作为武器,而是作为一个人,一个有自我的思想,一个能证明自我存在的人。

和凯瑟琳的相遇真的只是个意外,但命运就是这么神奇,他带着一个小姑娘走在前往哥谭最黑暗地区的路上,最少在现在,他将成为一个孩子的英雄。

文人们用笔留下自己的痕迹,战士们用荣誉留下痕迹,商人们用金钱留下痕迹,恶棍该用什么留下痕迹?

赛伯摇了摇头,将自己从这种复杂的思绪里解脱出来,他牵着凯瑟琳的手,站在一处满是污迹,看上去好像十几年没人打扫过的候车室里,寒冷的风从破碎的窗户里呼呼吹进来,将赛伯的外衣轻轻吹起,在他们身边,还有四五个同样等待列车的人。

他们风尘仆仆,看上去就像是最普通的那种贫民,毫无威胁,赛伯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低声说,

“好到极致和坏到极致其实是一样的,走到最后,往往都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真正可悲的是…”

“咔咔咔”

空轨列车到来的声音猛地嘈杂了起来,将赛伯好不容易提起的兴致打散了,他晦气的撇了撇嘴,一脚踹到了旁边试图将手伸进他口袋里的年轻人的腿上,将他踹倒在了地上。

他朝那捂着腿干嚎的小偷冷笑了一声,又一脚剁在他的小腿上,将那干嚎砸回了小偷嗓子里。

原本还围在他周围的几个人立刻向外退开一步,谁都不愿意招惹这样一个出手狠辣的人,赛伯毫不在意的牵着凯瑟琳的手走入了列车里,坐在了最后,最干净的位置上。

小丫头偷偷看着赛伯,眼睛里多了一丝…呃,崇拜,在她现在的小脑瓜子里,赛伯的表现就一个字…帅!

果然在混乱的环境里待久了,连想法都会被改变的,尤其是在凯瑟琳这个年纪,在被各种人渣欺负了1年之后,她遇到了赛伯,这个蛮横的家伙给小姑娘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体验。

虽然仅仅认识不到一天,但他们之间却有了一种特殊的相处模式。

不过赛伯却没有太多心情照顾小丫头的想法,他无聊的用手撑着下巴,从空中铁轨列车独特的视角,观察着整个哥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连在一起的高楼大厦,这是个典型的现代化社会,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那些建筑物冰冷的玻璃上,映照出了一抹抹冷色调的光晕,让这里充满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息。

但这只是表象,哥谭内部的黑暗和混乱,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至于快速在距离地面近50米的高空前进的空中铁轨列车,这是哥谭特有的交通工具,是在近20年前,由韦恩家族兴建的,据说就是布鲁斯·韦恩的爸爸,那位著名的慈善家,他和他的妻子在席卷哥谭的经济风暴中,第一个站了出来,号召富人们帮助那些穷人。

当然这是老爹在闲聊的时候告诉他的,老爹在这里生活了40年,他对这座城市有种特殊的感情。

空中铁轨就是韦恩夫妇理念的代表,它为穷人服务,只收取很廉价的费用,但在韦恩夫妇被名为齐利的抢劫犯杀死之后,这种理念却在一夜之间消亡,而让人感觉讽刺的是,在韦恩夫妇生前,那些漠视穷人利益的富人没有因为他们的理念而行动,在他们被杀死之后,感觉到了威胁的富人们却纷纷行动了起来。

是韦恩夫妇的死亡挽救了当时矛盾已经激烈到极致的哥谭,所以,仁慈不会拯救任何人,死亡才会让人感觉到害怕,然后产生新的力量。

“所以我才不会做个好人。”

赛伯咕哝了一句,顺手摸了摸口袋里冰冷的枪柄,在刚刚经历了一次致死的刺杀之后,现在只有这玩意能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

在最近几年,赛伯乘坐的空中铁轨已经变成了哥谭穷人们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免费的,几乎没有人维护,但不能指望所有人的素质都和赛伯一样好,所以这为他们服务了20年的古旧列车车厢里,布满了各种污渍,破坏的痕迹,以及各种意义不明的喷漆。

看上去就像是个移动的垃圾场。

他佩服韦恩夫妇那样的人,但正如他所说,他永远不会选择成为那样的人,哦,对了,据说当时韦恩夫妇被杀的时候,还是个孩子的布鲁斯·韦恩就在场,难以想象赛伯刚刚见过的那个花花公子在那一晚失去了多少东西。

但赛伯并不关心,毕竟他和布鲁斯·韦恩并不熟。

赛伯将手放在凯瑟琳的脑袋上,小姑娘的头低着,他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微微颤抖,她即将去反抗那个压在她头疼长达1年的梦魇,她只是个10岁的孩子,她不可能不害怕。

恐惧会压垮那些不够坚定的人,所以他想了想,用左手把凯瑟琳的头发弄得一团糟,然后低声说,

“孩子,别怕。”

赛伯活动了一下肩膀,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他抿了抿嘴,继续说,“害怕,恐惧,它其实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强大,是的,恐惧并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恐惧没有同情心,也不会公正,但为了准确无误的反击,为了你想要得到的一切,为了你决定为之付出的一切,你必须...面对。”

看上去是给小女孩说,但更像是给自己说,他歪着脑袋看着小姑娘,在她耳边问到,

“当胖子乔恩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凯瑟琳用那双大眼睛看着他,怯生生的说,

“他比我力气更大,他手里还有枪。”

赛伯耸了耸肩,“是啊,他手里有枪,但那就是阻止你反击的理由吗?”

正在作为人生导师的年轻人继续揉着小姑娘的头发,他语重心长的对凯瑟琳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知道吗?小丫头,你一直被虐待,就是因为你没有反抗…”

凯瑟琳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赛伯放在她有些龟裂的嘴唇上的手指阻止了。

“嘘,先别反驳,听我说,当你学会了正面战斗,拥有了反击的决心,坚定的意志…”

他看了一眼瘦弱的不像样子的凯瑟琳,又加了一句话,“当然还有强壮的体魄,这三样东西才是你真正的武器,而不是胖子乔恩手里的枪或者是他只会挥向像你这样的可怜小人儿的拳头。”

说完,赛伯拍了拍她一团糟的脑袋,“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你只需要知道,乔恩只是个弱鸡!他不值得你这样恐惧,害怕他!我很快就会向你证明这一点的,但要保护自己,你就得从现在开始学了。”

伴随着列车越来越靠近窄岛,凯瑟琳紧张的都快要无法呼吸了,赛伯看着她急促的呼吸,惊慌失措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好吧,小丫头,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学,先让我们去帮你教训那个混蛋吧,在他下地狱之前,你看上去是学不会任何东西了。”

“咔”

一声剧烈的震动,列车到站,一高一矮两个人顺着人流从车厢里走出,赛伯看了一眼周围,厌恶的用手指捂住了鼻子,他拉起了凯瑟琳颤抖的手,在她的指引下走出了几乎是个垃圾场的车站。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那是凯瑟琳现在还理解不了的一句话。

“武器,永远只会因为挥舞它的人而锋利!”

石家庄九州医院有哪些医生
渭南市蒲城县第二医院
天津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邢台白癜风治疗价格
汕头男科医院那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