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雏 第二章,韩品

2020-01-17 02:06:07 来源: 泰安信息港

战雏 第二章,韩品

落日如同一条泥鳅一般,很快就滑落下去了,此时已经天已经快要入秋了,晚风吹拂在朱啸单薄的身子上,虽然有点凉,却也让朱啸清醒过来了。朱啸一路上都紧握着拳头,他缓缓地将双手松开,紧握这么久了,手指早就有些酸痛了。

“哎,实力啊!在这样的一个大陆上,没有实力就什么都不是啊!”

朱啸自嘲一声,随即快步跑向了一处常来的悬崖处,朱啸倒不是准备自寻短见,这个悬崖相伴朱啸已久,几乎每天晚上朱啸都在这里“修炼”度过的。虽然朱啸的身体已经注定他在修炼一途是一个废物了,可朱啸并不认命,还是每天都会在这里修炼。

站在悬崖边上极目远眺,前方不远处就是金灿灿的天空,可看着虽然那样近,但与朱啸之间的距离其实远的那么遥不可及。晚风徐徐,直吹得朱啸衣服猎猎作响,朱啸的身影在崖边留下一个淡淡的身影,身影一直延伸下去,被拉得老长。

“哎,要是当年就没有我,那现在活下来的就是母亲了吧!母亲活下来的话,她与父亲一定会是一对神仙眷侣的,父亲也不用为了我的事情日日夜夜的操心了。”

想着想着,朱啸不由得嘴唇都有些发苦了,苦涩一笑,朱啸干脆自言自语地说道:“说到底,你这个人就不应该存在!可是,你也要想清楚,你这样纵声一跃又有什么作用呢?这样只能证明你是一个懦夫罢了,你不是常常自诩自己也不是一个废物吗?那就证明给那些羞辱你的人看看啊!”

自己警告自己一句,朱啸感觉心中的压抑少了许多,嘴角微微上扬,又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不错,我要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废物!在这个大陆上,只有活下去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是一个强者!”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己这样对自己说了,可每一次这样说完之后,朱啸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就是原本变得有些模糊的路瞬间就变得清晰起来了。朱啸缓缓坐在地上,手掐一个印结,开始修炼起来。

对于一名武修来说,修炼的法门万千,朱恒也曾传授了大量的修炼法门与朱啸,不过朱啸的身体作祟,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是朱啸日以继夜的修炼都没有让朱啸拥有一段元气。朱啸并不灰心,就这样一直修炼着。

枯燥的修炼是极其乏味的,不过想到变强之后的种种好处,修炼也就变得有趣起来了。朱啸心神守一,没多久,朱啸突然感觉身上有一阵温热的感觉。

这可是多年修炼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朱啸心里大喜,朱恒没少给朱啸讲解元气入体时候的感觉,这可不就是吗?元气入体的话,那个人会感觉到一阵舒畅的感觉,朱啸不敢大意,可是感知来感知去那种温暖舒畅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是了,这就是元气入体时候的感觉了!看来果然是天不亡我,看来我就要踏上强者之路了!”

朱啸大喜,一下子就将眼睛睁开来,可就在睁开的一瞬间,朱啸感觉闭上。耀眼的太阳光正照射在朱啸的眼皮上,朱啸死死闭着一晚上的眼睛了,此时骤然被照射,他哪里受得了呢?

眼睛被太阳光刺痛的感觉对于朱啸来说简直就不是痛,朱啸尝试了几次,终于适应了太阳光,他当即踉跄着站立起来,指着太阳怒吼道:“想不到就连你这个小小的太阳都要欺辱我!不就是不能修炼吗?你又何必要让我自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段元气呢?”

接连着爆出这么一段粗口,朱啸的气还是没有消,他的胸脯上下起伏着,可却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有多久,朱啸逐渐平静下来了,又恢复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朱啸了。

别人或许以为朱啸打小就无法修炼,那就注定是一个废物了,其实不然!朱啸从暴怒到平静不过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在他这样的年龄就拥有这样的心智,可谓十分难得。再有一点,朱啸在朱族的时候免不了大量的冷嘲热讽,可他并没有将那些话放在心上,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可以毫不犹豫地这样说,无论朱啸以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他这样的心智就已经注定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了。露牙暴怒的野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表面无比温顺的野兽!

你见过从来不咬人的野兽吗?反正我是没有见过!

朱啸深深的呼入一口气,一改之前那个温文尔雅的富家公子模样,脸上挂上了轻浮的邪笑,自言自语笑道:“哈哈哈,倒是我朱啸太过年轻了,竟然为了这种事情生气!被太阳欺骗到可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朝着朱啸这边快速袭来,朱啸虽然不能修炼,可是他的隐忍使得他的灵魂之力异于常人,虽然还隔着老远,可是朱啸已经知道有人朝着这边飞奔过来。

来人乃是朱族之中第三的强者――朱轻!朱轻有着绝佳的修炼天赋,这也正好符合他的个性,他就是一个修炼狂人,正是这个原因,他的实力虽然在朱恒与大长老之下,可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的,朱恒让他去守护武技,对于他这样的修炼狂人,这可是一个极好的差使了。

朱啸用灵魂之力探查到了有人飞奔过来,可他也是回过头的时候才知道来人是朱轻的。朱轻守护着武技,按理说是很少离开的,见到朱轻这么赶过来,朱啸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朱轻的速度极快,几个闪身就来到了朱啸的面前。朱轻的脸上并没有朱啸想象的那种凝重,朱啸明白是自己想错了,朱轻乃是朱啸的长辈,平日对朱啸也是极为照顾,朱啸抱拳道:“朱轻叔叔,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呢?”

朱轻微微一笑,道:“朱啸啊,我可总算找到你了!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今天早上有一个登门拜访,说他有灵丹妙药,可以治你这种天生无法修炼之人。这可把族长高兴得不行啊,立刻就让我过来找你了。要说族长还真了解你,在你的院子里面没有找到你,他当即就猜到你在这里了。”

对于朱啸来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朱啸欣喜欲狂,即使是以他的心性都差点一下子就跳起来了,与朱轻招呼一声,朝着家族的方向就狂奔而去。见到朱啸这般,朱轻也只得微笑着摇摇头,随即快步赶上了朱啸。

悬崖离朱家并不远,朱啸很快就赶到了家族之中,朱啸径直朝着议事大厅就狂奔而去,一路上见到朱啸的人脸上已经完全不是之前那种神色了,都换成了一种嫉妒与不甘相夹杂的表情。

朱啸三步并作两步,他的心里早就被狂喜所占据了,早就忘记了什么礼数,径直冲进了议事大厅,欣喜地说了一句“父亲,我来了”,随即的眼睛就看向了与他父亲并排而坐的那个老人,大厅里面朱族的三大长老却直接就被朱啸无视了。

岁月在老人的脸上镌刻上了深深的痕迹,老人的眼睛并不是朱啸想想的那般清澈,相反,老人的眼睛之中夹杂着些许浑浊与狡诈,老人的嘴角稀稀拉拉的挂着几根花白的胡子。见到来人是这般样子,朱啸心里不免出现了些许疑惑,这人真的可以让自己变强吗?虽然心里有这样的疑问,可朱啸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脸上还是狂喜之色。

“啸儿,不得无礼!谁让你这么冒冒失失就闯进来了!”朱恒宠溺地笑骂一句,随即转过头对着老头笑着说道,“韩老先生,这就是犬子,老夫管教无方,失礼了。”

这个老头正是朱恒嘴里的“韩先生”,他的名字叫做韩品,在泰雅帝国是没有多大的名声的。

韩品随意摆摆手,捋捋胡须笑着说道:“家主你说笑了,公子仪表堂堂,双目有神,将来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人。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他这天然率真的性格老夫很是喜欢。”

朱恒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心里就像涂了蜜糖一般,不过很快朱恒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苦涩地说道:“这个孩子打小就懂事,可自小筋脉堵塞,无法修炼,自此背负上了废物之名!刚才冒冒失失地跑进来,想来也是心中大喜过望,这才失了礼数。”

陪坐的三位长老以大长老为首,大长老笑了笑,道:“家主说得不错,按理说朱啸应当是朱族年轻一辈中最强的人,可却不曾想现在落到了末位。老朽代表朱族上下,恳请先生出手。”

大长老原本是一个老顽固,朱啸对这个大长老也是极其不对眼的,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朱啸对大长老的看法竟然有了一丝改变。朱恒显然也没有想到大长老会这样说,不过为了自己的儿子好,朱恒当即也极其诚恳地说道:“恳请先生出手!”

(求各种支持!故事逐渐展开了!晴天出品,质量有保障)

宁波市第九医院
锦州市惠民医院
常德男科医院哪好
惠州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山西治疗早泄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