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电视剧先结婚后恋爱

2019-07-20 21:24:47 来源: 泰安信息港

主演:范伟/王雅捷/张歆艺/王喜/牛犇

导演:马进/徐耿

地区:大陆

年代:2012

类型:爱情/家庭/喜剧

标签:爱情,电视剧,中国,大陆,家庭

剧集:32集

简介: 老滕是婚庆界的名人,他的前妻刘丽在离异的五年后才认识到他的价值. 刘丽表面上温润典雅,实际上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女人,为了晚年有一个美满的人生,她做了一圈的选择之后,还想回到老滕身边. 她想跟老滕复婚,可嘴上…老滕是婚庆界的名人,他的前妻刘丽在离异的五年后才认识到他的价值. 刘丽表面上温润典雅,实际上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女人,为了晚年有一个美满的人生,她做了一圈的选择之后,还想回到老滕身边. 她想跟老滕复婚,可嘴上却不这样说. 老滕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想迅速相亲结婚,就在这时,他遇上了一个感情受到伤害的女人小雅. 两人结婚之后却有了悔意,从此一个男人,两个女人在各自的感情世界中聚散离合,颇多坎坷.老滕的婚姻成了刘丽的一面镜子,使她看清了前夫也看清了自己,大家终于彼此找到了各自的归宿.

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5.5私人订制/喜剧/剧情,美丽乡村我的家/喜剧/家庭,6.3愤怒的小孩/喜剧/青春/剧情,上阵父子兵/喜剧/战争/爱情,7.1一九四二/剧情/战争/历史,

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民生书记/都市/励志/情景,正午阳光/悬疑/家庭/爱情,营盘镇警事/家庭/都市/爱情,先结婚后恋爱/爱情/家庭/喜剧,六个陌生人/悬疑,

第1集

滕飞是婚庆界的策划,他正在忙着导演一场婚礼,婚礼开始后滕飞在吊车的提升下来到空中拍摄,庞总带着刘丽来到现场,滕飞通过镜头看出是前妻刘丽,刘丽来汇爱婚庆公司任总监,她刚从深圳回来,庞总还将车借给她用。滕飞在公司干策划三年了,他向庞总询问新来的总监,庞总感觉他给公司丢人了。刘丽召开公司员工开会,她让滕飞介绍部门员工,刘丽在会上多次谈到他的私生活,这让滕飞有些尴尬。刘丽介绍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她希望大家能以诚相待,滕飞听着他的话后离开会议室,会后滕飞找刘丽质疑来公司的目的,滕飞有些生气,他准备离开公司。刘丽在离异的五年后才认识到他的价值。刘丽表面上温润典雅,实际上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女人,为了晚年有一个美满的人生,她做了一圈的选择之后,还想回到老滕身边。感情受到伤害的女人乔麦来到婚介中心寻找婚姻,她想尽快结婚。滕飞向刘丽说他没单身,她认为他是为了虚荣心没有一句实话,滕飞听完坐车去了婚介中心。滕飞也想尽快结束单身,他受到有生以来刺激,听完他的条件后萧红答应帮忙寻找,萧红说起上午来过一位,滕飞想先见一下,他感觉也是上天安排。刘丽想跟老滕复婚,可嘴上却不这样说。老滕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想迅速相亲结婚。田恬去店里找唐英俊,他正在家里打扫卫生。乔麦接到婚介电话后过去相亲,她是被唐英俊伤害,他为了一个副总的位置选择了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乔麦,乔麦和滕飞都去了约见地点,滕飞在着装打扮上选择了粉嫩路线,他在相亲时有些尴尬,徒弟大成子跟随前往,还站起来念诗,随后滕飞也意味深长地朗诵起诗句,他们陶醉在诗境之中。

第2集

乔麦提出要参加明天的集体婚礼,滕飞没有意见,他想去民证局办结婚证,乔麦也答应了,两人领证后如期参加集体婚礼,可乔麦在婚礼时迟迟未到,老贾感觉有些不靠谱,滕飞给乔麦打通了电话后知道她在酒店里喝酒,她想办一个两个人的婚礼,滕飞马上驱车前往光明路的燕邦酒店,乔麦让他陪自己喝酒,她不想去集体婚礼那里让别人看见,滕飞在劝说之下也是一杯一杯地喝着,他给老贾打电话说乔麦已经找到。大成子将喝多的滕飞失上车,在老贾的帮忙下乔麦也上了车,大成子开车送他们去了乔麦家里,老贾感觉他们太疯狂了。滕飞酒醒后发现和乔麦躺在一起,他起身悄悄拿起衣服去了卫生间,他打电话给老贾,他项链上还挂着乔麦的一丝长发,他想知道昨天晚上喝多的情境,他手上的戒指是乔麦的,挂完电话后滕飞去了客厅的沙发上睡觉。乔麦醒来后见滕飞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想起和唐英俊的争吵,乔麦有了悔意,她发现手上自己的戒指不见了,只找到了滕飞的戒指。滕飞起身后出去买菜,他兴高采烈地回去,做好早点后叫乔麦去吃,她有些头晕。滕飞来到公司后在刘丽面前展示他的戒指,刘丽不相信他说的话。滕飞当着刘丽的面儿接了乔麦的电话,她要和他去办离婚手续,还在登记的地方等他,乔麦无法忘记唐英俊,这让滕飞一筹莫展。滕飞找老贾商量离婚的事,一个月过去了,滕飞和刘丽在电梯中相遇,滕飞的话激怒了她,她对他又踢又打,刘丽从电梯出来后就晕倒了。滕飞急忙叫人将刘丽往医院里送,她在车上醒来后和滕飞一起去吃饭,饭后结账时两人还分开付钱。刘丽拉着滕飞去了住处,她将自己当初的做法说出来,当她知道那人有家室后奋然离开,滕飞猜想她这次回来是奔自己的。

第3集

刘丽真的感觉对不起滕飞,她当时的心太高,滕飞和她化敌为友,以后当哥们处,刘丽跟着他回家。唐英俊来到乔麦家中,她以前答应过他隐婚,父母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婚姻状况,乔麦只想和他在一起,他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也想给她更好的生活,争吵之中乔麦晕了过去,唐英俊将她送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怀孕了,唐英俊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但乔麦却坚持要生下来。庞总感觉刘丽的脾气挺好,她已经适应了工作生活,她拒绝了庞总提供的房子。唐英俊给乔麦买了药放在门口就走了,她开门将药扔了一地。乔麦的朋友婷婷去看她时遇上唐英俊,他告诉她说乔麦已经怀孕了。乔麦不知道该怎么办,婷婷给春姐打电话让她过来。婷婷老公向乔麦提出生下孩子后可以过继给他们,春姐到后指责乔麦,乔麦说孩子不是唐英俊的,是腾飞的,她向春姐说起在婚姻介绍所认识的滕飞。乔麦也不知道滕飞的工作地点,春姐让她约滕飞出来,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田恬来到唐英俊的住处,还请他抽时间回家里吃饭,他只是想利用田恬得到职位上的晋升。老贾带了一些女人的资料给滕飞看,她没想到刘丽也在家里。刘丽的表现让老贾怀疑起来,滕飞只说是收容她,他将刘丽的情况告诉老贾,老贾只好把资料拿走,滕飞的话激怒了刘丽,刘丽要收拾东西要走,老贾和滕飞急忙过去解释,刘丽搬回来住心里挺犹豫的,她担心外人看见怎么想,滕飞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让老贾将资料拿走,戒指也可以还回去。滕飞当着刘丽的面给乔麦打电话说戒指交换之事,还说了让刘丽高兴的话,她留老贾晚上在家里吃饭,老贾想让他们复婚。唐英俊跟着田恬来到她家里,这是他次来她家,田恬父母已经准备好一桌子菜等着他们,他们对唐英俊的到来感觉十分高兴,家人只希望田恬能幸福快乐,饭后田恬送唐英俊离开。

第4集

田恬准备向他爸推荐让唐英俊出任公司副总,他让她不要着急推荐自己去公司,唐英俊想先写个报告让她交给她爸。春姐给乔麦打去电话,她说只是出来见个人,春姐说她爸妈要来北京看她,乔麦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滕飞在约见地点见到乔麦,他们将戒指相互交换过来,春姐恰巧遇上和乔麦见面的滕飞,她上去就指责起滕飞,乔麦在一旁拦住她,滕飞趁机赶快跑走。滕飞将乔麦怀孕的事情说给大成子,他十分惊慌,也猜想那孩子可能是自己的,大成子给他提出两条建议。滕飞回去后心里忐忑不安,刘丽已将饭菜做好,滕飞建议以后做饭时各做各的,他想以后分开点儿,滕飞盛了一些菜过去吃,刘丽又端着菜跟上去,她看到他手上的戒指,滕飞还说乔麦怀孕了,这个消息让刘丽很失落。唐英俊在网上查了大田公司的情况,他已经在4S店请假,田恬去宿舍里看望他,还捎去了水果,等田恬走后唐英俊给乔麦打去电话询问她吃药的事情,她不愿意做流产手术,春姐告诉她说爸妈马上就来了,春姐已将乔麦怀孕的事情告诉家人,她也要拉她去做流产,还打电话给滕飞让他去女子医院,滕飞接完电话就赶过去,去之前他找刘丽说乔麦要做流产。滕飞到后被春姐指责,她将乔麦交到滕飞手上,做检查时刘丽拿来帽子和毯子交给滕飞,医生让刘丽好好想一下,她如果做流产以后就不能再怀孕,滕飞被叫进来接受医生的询问,他啥也不知道,医生让他表态,刘丽坚持要生下孩子,这让滕飞的心情复杂起来,医生还开了一些叶酸让乔麦吃,婷婷来到医院劝乔麦生下孩子,春姐已经认定孩子是滕飞的。乔麦父母来到北京,下车后没给她打电话就坐出生租车过去了,乔麦看到父母后让滕飞赶快走,可还是被她父母给叫回来了,滕飞急忙上前拎着东西进屋。乔麦给她父母说和唐英俊已经分手,滕飞承认乔麦肚里的孩子是他的,这让她父亲很生气,还让滕飞将父母叫来。滕飞接完电话后让乔麦签协议准备借父母过来。滕飞回家后对刘丽说乔麦的孩子保住了,还拿出协议给她看,滕飞准备找一对儿演员冒充父母。

第5集

田恬拿着唐英俊写的报告让父亲看,他看出唐英俊不适合做副总的位置,这让田父怀疑唐英俊喜欢田恬是因为家庭因素的存在,田恬认为那很正常,田父担心她受骗,他亮明了态度后田恬生气地拿着报告离开,田父担心田恬的安全就派金明开车跟踪她。田恬开车去找唐英俊,她将在家里吵架的事情说出来,还让他陪自己去酒店住,唐英俊没有答应,他决定将隔壁的房子暂时租下来给她住,他不想趁人之危,金明将看到的情况打电话汇报给田总。田母对田恬不放心,田父要让女儿明白不要上当,他看人不会错的。金明住在田恬和唐英俊对面,他主动向他们打招呼,还让田恬有事的时候给自己打招呼。腾飞在二亮的帮忙下见到两位老年演员,他将剧本内容告诉两人,熟悉过之后滕飞带着他们来到乔麦家中,结果演滕得志的演员在临场时特别紧张,乔麦父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乔父跟出去后指责了滕飞的欺骗,滕飞赶忙认错,乔父让他解释为何父母没来,滕飞在他的充诺下离开,他感觉滕飞的命太不好,还认为滕飞父母都不在了。滕飞给父亲打去电话,他将交女朋友的事情说出来,还说女友已经怀孕了,他爸准备回家和他妈张罗给他结婚的事情。滕飞回家后刘丽看出他穿帮了,他想和乔麦的事情处理完后再说。乔父向儿子乔良说起滕飞,这让乔良很生气,他要去找滕飞问清楚,乔母将乔良去找滕飞的事情告诉了乔麦。滕飞正在拍摄一对新人的结婚样片,他接到乔麦的电话后知道她弟弟乔良去他他单位找他,在庞总和刘丽的带领下乔良见到了滕飞。乔良见到滕飞后就上前要打他,滕飞的鼻子被打出血,牙也被打掉一个,只是没有当众吐出来,他打通了乔麦的电话,还开着静音,乔良这才放过他。滕飞父母坐火车去北京看望他,这让他有些惊慌,滕飞晚上敲开刘丽房门,他想说却又没开口。

第6集

滕飞和大成子在北京火车站接到父母,他们看到滕飞嘴上的伤口,滕飞说嘴上的伤口撞在墙上,他父母想直接去乔麦家中,滕飞只好给她打电话,乔麦让他想办法不要让双方老人见面,滕飞将他们带到宾馆休息,滕得志让大成子往家开,但滕飞将他们带到足疗店。滕飞回到家后说他爸妈来北京了,刘丽听出他的意思,暂时让她先躲几天,他将宾馆的房卡交给刘丽,刘丽收拾东西去了宾馆。乔良将打了滕飞的事情告诉乔麦,她听后很生气,乔良认为他没错,乔父要去良子家里。唐英俊在4S店工作时心不在焉,他忽略了试驾的程序,结果客户试驾时出现问题,面对上司的指责唐英俊辞职不干。田恬将银行卡交到唐英俊手上,他答应暂时先用着,等有了年薪后一定还给她。滕飞父母来到家中,刘丽没有去宾馆,她躲在车里接到了滕飞的电话。滕飞早上去上班时见刘丽在车里睡着了,他上前敲开车窗。滕飞退了站前的宾馆后在公司对面给刘丽开了宾馆,他不能看着她天天睡在车里,刘丽坚持不去,她将房卡扔了出去。唐英俊刷卡买了东西来到乔麦家里,乔麦不想让他进去,他进门后仍建议她去做流产,乔麦接了一盆水浇在头上,唐英俊扭头就走了。滕得志接过滕飞手上的电话后听出乔麦在咳嗽,滕飞赶到后见乔麦已经发烧,她因怀孕不能吃药,滕飞用土方法帮她,让她用白酒搓手心,还帮忙搓脚心,这让乔麦很感动。庞总一早来到公司,他看到刘丽在收拾东西,她这两天住在办公室里,庞总将房子钥匙拿给她,就是借她住几天。滕飞半夜三更回到家里,他说乔麦父母在她弟弟那里,滕得志看出滕飞在耍心眼,滕飞解释说乔麦不希望他们见她父母。金明多给房东一些钱赶唐英俊和田恬出去,房东只好将田恬和唐英俊赶出去。田恬猜出是金明故意捣鬼,这让房东有些为难,他只好将金明给的钱退回去,唐英俊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还抱着一些东西去了田恬房中,两人煮了方便面吃。金明带着田母来到田恬住处,唐英俊过去将门打开。

第7集

田母要带田恬回家,田恬坚持不回去,她一定要让父亲答应唐英俊的事情。滕飞找老贾说父母来了要见乔麦父母,老贾让他先不要着急,还答应帮忙想办法。唐英俊看着那条项链想起了乔麦,乔麦陪着客户洪总考察洪总,她向婷婷说起辞职后干专卖店的事情,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也是可以成功的。老贾假装乔麦父亲和滕得志在电话里说起来,滕得志想见面好好谈一下,老贾认为见面没必要,他匆忙挂断电话,老贾的言谈引起了滕得志的怀疑,滕得志要回电话过去时让滕飞紧张起来,电话打过去之后贾劲松报出名字,滕得志将他训斥一顿,两人露馅了。乔麦向公司提出辞职,她想创业了。滕飞拿着睡袋给刘丽送去,他听到庞总和刘丽的谈话时担忧起来,庞总在一旁也听出滕飞的意思。滕飞从同事那里打听到庞总别墅的位置,还让同事们不要乱说。乔良给他妈量过血压后发现有些高,家人担心乔麦的状况,乔父还是想回到乔麦那里住。乔父遇到滕飞后让他要有一个端正的态度来家里,唐英俊买了那条项链给乔麦送去,她让他在结婚那天亲自为自己戴上。滕飞按小林给的地址去了庞总家的别墅附近,他给刘丽打去电话询问居住情况。滕飞回去后带着父母来到乔麦家中,乔父见到后十分高兴。滕得志感觉乔父像厂里的牛老歪,滕飞和乔母谈起广播主持,乔父和滕得志想将两个孩子的婚礼办一下,首先要考虑一下买房子的事情,两人目前住的房子都是租的,乔父提出先要有一套房子,但一次性拿全款没那个实力,但会尽力出钱,乔父也同意多少拿一些。

第8集

滕飞夜里给乔麦打电话,两人见面后商量买房子风波应对之法,他们决定签订协议只是为了应对双方父母。滕飞带着他父母和乔麦父母去看房,可乔父要求他在北京买房,滕得志感觉那里的房子价格合理,适合养老,这让乔父情绪很激动,激动之下脚还崴了一下,他坚持不让乔麦住那么远。双方父母看了一处房子,滕飞无奈只好给乔麦打电话,滕得志将新房的订金交过。乔麦给她爸打电话说房子不买了,乔父劝她不要任性,乔麦还以不结婚为由来要挟他,乔父亲生气之下还摔了滕飞的手机。乔麦知道后买了新手机给滕飞,他们去购房住要求退回定金,售楼小姐不愿意退,滕飞机智的表现让经理只好退了买房的订金。乔父认为乔麦退房是因为听了滕飞的挑唆,他给滕得志打去电话说退房之事。滕得志要回老家将旧房卖了给滕飞凑钱买房,滕飞能他们再三劝说。庞总来到别墅里没见到刘丽,到公司后向她问起来,她说已经有地方住了。滕飞将刘丽请到他办公室里,他向她问起这几天的住处,刘丽说在庞总的别墅里,滕飞看出她在说谎,他想让她搬回去住。乔父给滕飞打电话说乔麦去了婷婷那里,他让他好好劝一下乔麦。滕得志回去后在中介那里卖自己的房子,他们急等着用钱。滕飞来到婷婷家中,他见到乔麦。田父让金明找到唐英俊,他让他离开田恬,他不希望他们在一起,田父拿出一捆钱给他,但唐英俊没有接受,他坚持称和田恬是有感情的。滕飞向老贾说起房子风波,老贾答应将自己的一处房产先借给他用,等风波过后再还回来就行。滕飞带着东西来到苏洁办公室,虽然老贾答应了让他用那套房子,老贾担心苏洁不同意,滕飞只好买东西去看望苏洁,他想说服她借用房子之事,滕飞答应出装修房子的钱,苏洁让他回头找老贾拿钥匙。滕飞拿着房子的钥匙交给乔麦,他说父母已回东北老家。唐英俊来到4S店找苏洁,他想继续回去上班,可店里不缺人,唐英俊说起他工资的时候苏洁将上月工资给他结算清楚。乔麦见到洪总后说出她想代销保健品的想法,洪总让她先做个计划书。

第9集

乔麦吃饭时看到唐英俊一人坐在那里喝闷酒,她承认自己虚荣,但要靠自己努力,唐英俊听说她辞职的消息后很吃惊,她将自己要做保健品销售的计划说出来,她要证明给他看可以通过努力来完成自己的目标,唐英俊要阻止她时不小心脚被扭了一下,洪总帮她打车送往医院,乔麦给婷婷打电话让她陪自己去医院,到医院检查后发现是缺钙了。乔父给滕飞打电话说乔麦腿抽筋了,他让他多关心乔麦的身体,滕飞让他放心。滕飞晚上看电视吵醒了刘丽,她也是刚睡着,滕飞按完电话后突然睡不着了,他向刘丽说起准备和乔麦重新起草个补充协议。滕飞买了排骨准备炖汤给乔麦送去,他让大成子在厨房里帮忙,刘丽看到大成子在弄骨头汤,她亲自下手帮忙。滕得志夫妇又回到北京,滕得志给乔父打去电话。刘丽将排骨汤做好后让滕飞抽空将汤送上去,滕飞不想露面,他让大成子送楼上去。乔麦在婷婷的帮忙下找到门面房,她给洪总打电话继续商量保健品销售的事情。大成子将汤送到乔家,乔父让滕飞亲自送来,大成子只好带着骨头汤下去,滕飞接过后又上去了,乔父开门后滕飞赶忙认错,乔母将骨头汤接住。滕飞给乔麦打电话说想过去帮忙,她让他去澎湖咖啡厅。滕得志夫妇来到滕飞在装修的房子后看到一片凌乱,还指责老乔没来监工。乔麦将营销方案交给洪总看,滕飞在一旁参谋,他趁机离开去了中关村,滕飞认为洪总是想要礼物,等他回去时洪总已经和乔麦将合同签过,洪总没要那台电脑,滕飞误解了他的意思。乔麦将买电脑的钱拿给滕飞,她答应收下电脑。滕得志打电话给滕飞说在装修房子的地方,滕飞还得让刘丽再搬家,他让大成子回去将刘丽的东西先收拾到屋里锁起来,两人分头行动。滕飞见到刘丽后表示歉意,刘良找滕飞说让他结婚前给他姐买辆车,还让买自动档的并且坐椅要自动加温功能。

第10集

刘丽看到滕飞在倒腾相机,她看出他需要钱,问过之后才知道滕飞的烦恼,刘丽让他拿庞总给自己的车先应付一下,滕飞给她买了一辆电动车暂骑。滕得志对老乔的做法不满意,他要亲自去监工,但装修房子时间长,滕得志计划等滕飞结婚后不走了,他们要留下住,这让滕飞有些意外。滕飞给良子打电话说车已经买了,良子接完电话后就赶过去验看,他看到旧车后有些生气,但看完配置之后还算满意,良子开车将钥匙交到乔麦手上,这让乔麦有些吃惊。乔麦要将车还给滕飞,但乔良夺过车钥匙后开车离开,他要借车开些时日。乔麦给滕飞打电话在他家门口等着,她向他问起车的事情,乔麦这才知道是乔良让他买的,滕飞只好对她说车是借来的,乔麦听完就走了。乔麦回家后指责乔良问滕飞要车,乔良坚持不还车钥匙,他还想将车卖了再添些钱买辆新车,乔父同意了。乔良拿着卖车的钱交给乔麦,乔麦让他把那车找回来,她只好说车是滕飞借的车,乔良急忙回去找车。庞总见刘丽骑着电动车来上班就询问起来,刘丽只好说是借给妹妹了。滕飞接到乔麦电话后急忙赶过去,他和乔良一起去找车,结果买车人已将车倒腾出去,滕飞让他有消息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刘丽给他打电话说庞总要车,还让他赶快开回来,庞总在门口听到了刘丽的电话,她只好说车借给滕飞了,庞总有些生气,他让听到员工们不要把事情说出来,特别是不能让他老婆知道。乔良和滕飞知道车的下落后马上赶往东北的三块石林场,是那儿的老板买的车,看过之后发现车撞到树上已经损坏,修好后滕飞将车还给刘丽,结果庞总因那辆车在东北肇事逃逸被派出所民警带走。滕飞找到派出所后见到庞总已经出来,庞总在媳妇面前解释起来,还被她训斥一顿。刘丽店铺开业后开始招聘,春姐来看望她。庞总老婆召集公司员工开会,滕飞开会时接到春姐电话,春姐告诫他要重视乔麦。庞总老婆在员工面前询问庞总和刘丽的关系,滕飞在会上说出看法,还让庞太太不要把自己想的太大,滕飞说出刘丽五年前的事情,等庞太太走后大家为滕飞的话拍手。乔父坐出租车去找乔麦,乔麦挂了电话,他下车后给陈春打去电话,陈春劝他不要太着急。唐英俊去了乔麦店中劝她放弃,她想和他结婚,但唐英俊没做好准备。陈春让滕飞上车去找乔麦,她担心她一人在店里忙不过来。

第11集

滕飞在乔麦店里干起活,陈春催他们去拍婚纱照,两人都让滕飞表态,他都听乔麦的,这让陈春也无能为力。田母因思念女儿哭起来,田父准备把招聘的事情先放一放。金明一直在田恬住的旅馆旁边监视,田母去那里看望她。庞总妻子向公司员工宣布解散公司,滕飞等人失业了,刘丽有些难受,滕飞去看望她。员工们在争抢公司的物品,虽然没了工资,但公司的东西可以随便拿,滕飞到时公司已经乱成一团。乔麦店里的床垫生意一般,洪总太太找到她要收代销保证金,她要按合同来办事,唐英俊路过时见到洪太太,乔麦认为那是诈骗,她只能同意交那些保证金。唐英俊提出要请洪太太吃饭,她答应前往,吃饭时他对洪太太再三夸奖,顺便还看了包里的合同,看完合同后唐英俊将它撕毁,洪太太有些生气地离开,那合同一式四份,保险柜中还有一份,洪太太给乔麦三天时间,如果不交押金就起诉她。唐英俊劝乔麦放弃生意,但她要坚持下去。庞总太太的朋友接管汇爱公司后不知道从何入手,他

第12集

田恬用私奔来威胁利他爸,田父没有妥协。滕飞去应聘工作时遇到问题,多数是年龄不能通过。乔父带着乔麦去房子看装修的情况,他要找滕得志理论一番,乔麦答应他会在规定的日子内结婚。乔麦给婷婷打电话才知道她在广州的人工授精没能成功,乔麦对滕飞感觉心里上过不去,她让婷婷帮忙去说和一下。婷婷找到滕飞说起和乔麦结婚的事情,他还不知道婚期,但新郎不一定是他,可能是唐英俊,滕飞只能当备份的新郎。滕飞回家后向父母说起刘丽和乔麦,滕得志感觉刘丽也不错,但滕母更倾向于乔麦。滕飞接到婚庆公司让他去面试的电话后感觉工资太低,滕母听到电话后才知道他失业了,他不想让他爸知道,滕母将一些钱交到他手上先缓一下。滕飞和乔麦一起拍了婚纱照,他向她问起唐英俊是怎么回事,乔麦想让滕飞先将父母送回老家,她担心婚礼当天出现情况。滕飞给他父母商量想让他们先回东北一段时间,等结婚的时候再叫他们来,滕母在滕得志面前替滕飞说话,两们老人只好回了

第13集

滕飞见唐英俊来到后高兴地给刘丽打电话,田恬父母来到楼下见她站在高处,田父答应她让唐英俊出任公司副总,她在楼顶看见父母,田恬接到家人的电话后哭的很伤心,金明趁机将田恬从危险的楼顶上拉到安全位置,但他的头部也受伤了。唐英俊向乔麦表达爱意,他希望以前做的事情能得到她的原谅,乔麦不在乎别人说些什么,陈春见到唐英俊后指责起来。金明带伤找到唐英俊,唐英俊在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时选择了放手,他跟金明去见田总,乔麦十分愤怒和伤心。田父将刚才田恬的危险举动告诉了唐英俊,他让他跟自己走,还拿出给他的工作合同,任命他为市场部经理,那是大田公司从经理到副总经理的短时间,唐英俊毫不犹豫地签下合同,田恬从楼上下来后上前抱住唐英俊。滕飞在化妆间见到乔麦一人,他安排大成子让五朵金花先跳舞热闹一下,还将人少的桌凑在一起。当陈春看到唐英俊离开后质问乔麦为何不和滕飞结婚,乔麦向滕飞说起大学毕业那年的事情。乔麦爱唐英俊的一切

第14集

婚礼结束后乔麦对滕飞的帮忙表示感谢,但她不能留他住下。刘丽酒后在钱总面前抱怨,钱总喝多了。滕飞在婚房里焦急地等着刘丽打坐机的电话,他给刘丽打去电话,刘丽她喝多了,钱总见她电话响后就关机了。滕飞给老贾打电话时他也关机了,他和乔麦都很着急,两人来到客厅想打电话支开滕飞,滕飞接过电话后说领导派他出差,还是客户点名,乔父将滕飞领导指责一番。钱总坐出租车将刘丽送回家中,刘丽到家后突然想起滕飞让她帮忙的事情,她按照写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乔父关了电视要去休息时接到电话,他说滕飞不在家中,刘丽只好称是滕飞领导,乔父在电话里指责起来。滕飞敲开刘丽家门后见她喝多了,这才知道她刚打的电话,滕飞解释了帮忙的原因。刘丽在沙发上睡着了,滕飞去了卧室休息。乔父第二天出门时见到大成子开车滕飞的车,还看到滕飞坐在旁边,后面还坐个女人。乔父回去后给乔麦打电话说看到滕飞,他还是乔母争吵起来,乔麦听完就将电话挂断,乔良到后听

第15集

滕飞将自己用手拷拷起来后拿起白酒喝起来,她让乔麦用手机给他拍照片,乔麦之后将酒拿出去,滕飞将照片发给刘丽,刘丽看后禁不住笑起来。滕飞在椅子上醒来后让乔麦帮忙寻找包里手拷的钥匙,她将包里东西都倒了出来,可仍没找到,滕飞着急去上班,可迟迟打不开手拷,乔麦帮忙将滕飞家的睡衣脱下来将双手缠住,他在乔麦的掩护下出门,上出租车后司机看到他手上的手拷,司机开车将他送到派出所,还误把他当成歹徒。田父收拾东西去欧洲,临行前田恬向他说起唐英俊的住宿问题,田总同意给他租公寓住。杨洁见乔麦进店后请她回去上班,可乔麦并不想回去,杨洁称是受唐英俊的嘱咐。唐英俊将乔麦叫出去谈话,他知道结婚那天对不起她,他想用这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乔麦感觉那些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她说自己已经和滕飞结婚,乔麦拒绝了唐英俊的施舍。滕飞在派出所里说那是一个假手拷,还解释了戴上它的原因。金明在一旁监视着唐英俊和乔麦,乔麦给滕飞打电话后去了派出所

第16集

滕飞打开了房间的视频,乔麦让滕飞从房间里出去,她要换衣服,刘丽在视频里都看见了。乔麦将灯关后刘丽的视频啥也看不见了,刘丽给滕飞发去短信进行询问,滕飞回复之后就关机了。刘丽到公司后向滕飞说起她看到美女换衣服了,滕飞有些担心。乔良来到乔麦店里,他想当滕飞的徒弟,还让乔麦帮忙,乔良相中了滕飞的女徒弟,他感觉不是轻易能追上的。乔母在家里练习绕口令时被乔父指责,滕飞做好一桌子菜后乔麦和乔良回到家中,吃饭时乔良拜滕飞为师,还用酒行跪拜礼。乔良来到公司找滕飞,滕飞向宋晓慧介绍了乔良,乔良喜欢的是另一个姐妹林若轩,林若轩出去办事了。乔母向滕飞请教练习普通话的诀窍,滕飞让她有空练习气泡音和舌音,她的练习影响到乔父在看电视。乔父故意将电视声音开大,乔母将遥控器抢走,两人争吵起来。乔麦将滕飞叫到房中,她让他吃完饭没事回屋里呆着,他想去劝说两们老人时被乔麦阻止。滕飞收到刘丽上网视频的短信后将电脑打开,还开了摄

第17集

苏洁同意了,老贾找滕飞商量,滕飞向老贾说起帮他开发第二职业之事,他建议他找回婚礼主持,可滕飞不想倒退回去,老贾将新的想法告诉滕飞,滕飞接到爸妈来的消息后急忙赶回家中。滕得志这次过来准备等乔麦生完孩子再走,他们吃饭时准备知自给孩子给个名字,藤得志一心想让乔麦生个男孩,乔父想要女孩。滕飞到公司后向刘丽说爸妈又来了,他将氛围求婚的想法说出来,钱总进门时也听到了,他叫滕飞过去慢慢聊,钱总听完他的想法后感觉太好了,还安排人开始行动起来。田父从欧洲归国后得知金明被田恬开除,金明对做的事情向田父表示歉意,他知道这事情不怪金明,他派其他人跟着唐英俊,还让金明以后跟着自己。田父看到氛围求婚的创意后坐车去了新景汇爱公司,他向钱总将心里所想讲出来,还要见一下策划人,滕飞在钱总介绍下见到田总,田总对滕飞的策划大加夸奖,大田集团有意并购新景爱公司,这多亏了滕飞的创意,田总清楚这个创意价值千金。田总让唐英俊去办并

第18集

唐英俊见到滕飞后请他回去上班,还希望他回去后有一个积极、良好的态度,滕飞明白他的意思,刘丽指责他这么痛快地答应,她想让他高调地回公司,带让滕飞一切听自己的安排。刘丽来到唐英俊办公室说滕飞暂时不会回公司工作,她要求给滕飞涨工资并名正言顺地回公司。唐英俊开会时宣布请滕飞回公司上班,还给他加薪,滕飞在突然来到会议室将想法说出来,这让刘丽有些尴尬。刘丽在会议室是指骂滕飞,滕飞劝她消消气,他想和唐英俊好好相处,主要是乔麦肚子里孩子的原因,滕飞收拾东西准备去公司住,到公司后被钱总表扬。滕飞想让乔良试一下氛围求爱,乔良听完他的表述后感觉非常好,大成子让他上演英雄救美之举,还答应帮忙,滕飞让他们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滕飞将乔良设计英雄救美的计划告诉林若轩,他让她配合一下表示害怕。乔良和大成子商量着如何实施英雄救美的计划,可林若轩下班时真的遇害到打劫之人,她并没害怕,还赶走了匪徒,滕飞知道后给乔良打去电话,

第19集

刘丽将钱交给滕飞应急,滕飞将乔麦的情况告诉她,他想给大夫送红包,可已经有些晚了,滕飞想表达一下家属的心意,他要塞钱给护士长时被拒绝了,医院方面会尽力帮忙。唐英俊给婷婷打电话询问乔麦情况,他赶往女子医院,刚一下出租车就被田恬叫住。乔麦手术之后生下一个女儿,母女平安,只是乔麦的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刘丽买来喜糖让滕飞发给医院的工作人员,滕飞见到唐英俊和田恬过来,唐英俊接过了滕飞发的喜糖。乔麦醒来后刀口疼的厉害,滕飞站在床着很着急,他将大成子的停止疼药让乔麦服用,医生见后马上对她进行抢救,抢救之后才脱离生命危险,滕飞在门外禁不住流出泪水,刘面看到他躲在楼道里哭。乔麦将滕飞叫到床前,她想看看女儿,滕飞进了育婴房拍照后拿给乔麦看,乔麦看到女儿照片后十分高兴,滕飞替孩子谢谢她。滕飞见刘丽要走就追赶出去,还交待她记着吃药。滕飞去超市买鱼给乔麦熬鱼汤,唐英俊买了金锁想给女儿送去。滕飞给老贾商量不准备去大

第20集

乔父和滕得志在孩子绑腿的问题上各执己见,争论之下还动起手来。乔麦出院后回到家中,滕飞回去时见他爸妈从家里出来,问过之后才知道双方家长闹了一些不愉快。滕飞为了缓和氛围让大成子买象棋给他爸送去,滕得志带着象棋去见乔父,两人下起象棋来,但还没开始下又争吵起来,乔父生气地出去,滕飞追赶出去将他们送到乔良家中。滕得志对乔父有看法,老伴儿劝他回东北老家。滕得志到北京站后给滕飞打电话说回老家,滕飞回家后抱起朵朵。滕飞的婚礼主持十分精彩,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家里。滕飞找老贾说刘丽不想复婚,他想让老贾帮忙给刘丽介绍男朋友。乔麦将朵朵的照片送给唐英俊一些,唐英俊表示歉意,乔麦也改变了以前的想法,她向唐英俊提出结婚,但唐英俊不想轻易放弃,田总向唐英俊问起滕飞的情况,唐英俊说滕飞已经辞职,田总对他的常态思维并不满意,唐英俊只会说一些桌面上的话,田总对唐英俊的评价是无才无德。唐英俊给田恬打电话时心情不好,

第21集

乔良吃饭时无精打采,乔父让父母给滕飞打电话问一下林若轩的态度,滕飞接完电话后听到乔母说辞,乔麦不想让他们麻烦滕飞,乔父在电话里指责她,乔麦生气之下挂了电话。乔良在父母面前说滕飞好话,还感觉她姐对滕飞不太好。滕飞准备搬回出租屋居住,他让大成子给乔良买高跟鞋回来。唐英俊向田恬求婚,他不想在大田公司的市场企划部工作,还求田恬帮忙,田恬答应会给她爸说。田恬戴着婚戒高兴地回到家中,还向她爸说起唐英俊的说法,田总能明白唐英俊的企图。乔良和父母来到乔麦家中,他给滕飞打电话,滕飞以忙方案为由让乔良明白了,乔麦不同意他们那样做,乔母又给滕飞打过去,还提醒了乔良的事情不能忘记。滕飞给林若轩打电话后知道她们在国际城电影院,还让大成子拿着刚买的鞋直接去国际城电影院,乔良到后按滕飞要求将鞋子换上,滕飞让他在电视院制造和若轩偶遇的场面。乔良瞅了半天没发现林若轩,滕飞打过电话后知道她在隔壁的游泳厅里玩游戏,乔良马上

第22集

滕飞感觉乔良的穿帮挺好,林若轩和宋晓慧来到乔麦家中,她们见到乔父和乔母后将那些钱拿出来,林若轩说那钱不是她的并讲明事情缘由,这让乔父和乔母担忧起来,乔父只好给滕飞打电话,滕飞让大成子开车去了新房。乔麦知道滕飞是把家庭看得很重的男人,婷婷也知道他是个好男人,乔麦想带着朵朵继续等待唐英俊,婷婷判断滕飞不会轻易放弃朵朵不管。滕飞到见到林若轩送来的钱,他向乔父和乔母说那钱是自己给垫上去的,这才让他们放心。滕飞以工作为由去老房子居住,乔父和乔母对滕飞十分满意,乔母让乔麦带着朵朵早些回来,婷婷发现乔麦说话越来越像滕飞。滕飞给乔麦打去电话时听到孩子在哭,他感觉情况不对,还想赶过去,乔麦匆忙将电话挂了,她看到朵朵被蚊子咬了。滕飞夜里来到婷婷家中,乔麦见她来到后询问情况。滕飞要在周一将朵朵接走,乔麦有些不乐意,但他还是抱着睡着的朵朵离开,滕飞临走时还留下光盘供乔麦观看,他的那些育婴方法很有效,那都是滕飞

第23集

乔母不明白乔麦为何吵架,滕飞没法和她吵下去,他建议她在自己的生活习惯上找茬,可吃饭时乔父认为吧唧嘴没什么,两人之争又一次没能得逞。乔麦让滕飞一切听她的,乔麦在房间里指责起滕飞,这引来了乔父和乔母,他们劝两人好好过下去,乔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滕飞也在一旁解释起来。苏洁让父母来北京治病,她向老贾讲起来问滕飞要房子,老贾只好去找滕飞,他也是装修后次来,老贾不好意思开口说房子的事情,滕飞猜出是苏洁要房子了,老贾没敢将实情说出来。老贾回去后被苏洁指责,她还动手打起老贾,老贾只好又去找滕飞,滕飞看他那样猜出是苏洁打的,老贾只好说是为了房子之事。滕飞带着老贾回去找苏洁,苏洁要赶老贾出去,他不承认自己错误,滕飞只好替老贾道歉,苏洁将她爸妈的情况说出来,滕飞提出等老人来后给他们在星级宾馆开房,他也将内心的感受说出来,滕飞太爱这个女儿,为了孩子他真的想和乔麦成为一家,还将和乔麦处于离婚状态的情况说出

第24集

刘丽在电话里指责了滕飞,她感觉一个人挺好,等相亲的男士走后老贾让滕飞说话时一定要注意,老贾感觉他是在胡闹。婷婷劝乔麦好好对待滕飞,但乔麦不想欺骗他的感情。婷婷请滕飞吃饭,这让他有些疑惑,他怀疑是乔麦设的圈套,滕飞让大成子替他过去,还要学会察言观色并回来汇报。婷婷到家后接到滕飞电话,她见到大成子后问起滕飞乔麦的感情。婷婷向滕飞试探性地问话,她支持他追求乔麦。滕飞想把刘丽介绍给熟人小刘,刘丽不愿意让他随意张罗。田恬等她爸妈出去后从房间里拿走户口薄,她见到唐英俊后向他提出结婚,唐英俊让她跟自己过去,他拿出离婚证给她看,还说和乔麦以前结过婚,田恬并不在介意,她爱唐英俊的一切。滕飞回家时给乔麦买了一束玫瑰花,乔麦到家后他表现的十分殷勤,她认为那花是滕飞从婚礼现场拿回来的,滕飞听完没有生气。田恬和唐英俊登记结婚了,这让田恬父母很吃惊,田父十分生气,他认为都是唐英俊从中唆使,但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第25集

金明跟踪唐英俊和田恬,他将他们的情况汇报给田母,田母让他们去餐厅谈话,田家不想搞隐婚,在田母在劝说下唐英俊同意在那份协议上签字。回到家后田父也承认他那天的冲动,唐英俊也就坡下驴地说话,田父暂时相信了唐英俊,唐英俊感觉自己的所有的梦想都化成泡影。喝多的唐英俊给乔麦打电话,知道她在婷婷家后就赶过去,见到乔麦后唐英俊拿着婚前协议书给她看,唐英俊希望她能给自己一年的时间,乔麦哭着求他为了女儿要回来。田恬想举办沙滩婚礼,唐英俊坚持说办婚礼由父母来决定,他在试着让田父相信他,还打算从今之后做到三个不,田父给他三年的时间考验。乔麦回到家后得知女儿朵朵患上喉炎,看到她安然无恙时才放心,滕飞劝她以后少出差。滕飞安排刘丽和刘东见面,她没想到滕飞安排相亲。滕飞让乔良再去争取一下林若轩,乔良见到她后将那枚戒指送给她,林若轩接过戒指就走了,走之前还向他挥手。乔良将滕飞写的词全部说来,滕飞十分高兴。滕飞将给刘丽

第26集

乔麦来到婷婷家里,婷婷和王帅准备收养一个孩子,乔麦感觉他们现在这样也挺好,她和滕飞之间的关系越来越难处理,乔麦想去广告公司找常年驻外的工作,她担心这样下去会爱上滕飞,放不下的就是朵朵,她到来只是想得到婷婷的鼓励。乔麦去应聘工作时得到海外工作的机会,乔良和林若轩在准备着结婚前买家俱的事情,滕飞帮他们参考。乔良也多少知道滕飞和他姐的事儿,滕飞帮他选了一些家具。乔良和林若轩来到乔麦家中,乔良将他姐拉到一边说起滕飞帮忙挑家具的事情,她不想让他花滕飞的钱,还说迟早要和滕飞分开,乔麦不想欠滕飞太多人情。滕飞带着东西看望刘丽,刘丽想放弃治疗,她感觉情况越来越严重。滕飞拉着刘丽去人民医院,刘丽不想看医生,在医院里刘丽还大吵大闹起来,劝说下刘丽同意去看医生,检查完之后医生建议刘丽做手术,她不想手术后在脖子上留下疤痕,滕飞想通过植皮解决,刘丽十分感动地哭出来,下楼梯时滕飞的脚不小心还崴了。到家后滕飞

第27集

田恬拿着结婚请柬送给乔麦,乔麦不能接受她的邀请,她接到总部电话要去加拿大工作三年。乔麦向全家宣布她要出国工作三年,那家店准备兑出去,她已经决定了。乔麦离开前将滕飞叫到屋里,她希望两人用三年的时间将感情问题彻底解决,她请求他忘记自己和家人,乔麦明白他的想法,这对于滕飞来说很难,滕飞说出了自己的底线。乔麦感觉心里很难受,她做这个决定只是想结束和滕飞的关系,滕飞答应她的请求。滕飞带着刘丽来到医院做手术,钱总赶到后问过医生知道是微创手术。乔麦依依不舍地离开女儿,家人让她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婷婷开车将她送到机场,乔麦想等到机场后再给滕飞发短信。刘丽被送到手术室,她让滕飞去送一下乔麦,滕飞要等她手术出来。钱总看出滕飞和刘丽不像是表兄妹,两的眼神流露出亲情。乔麦进机场后接到滕飞电话,滕飞在电话里给她朗诵诗句。三年后,滕飞和乔家人一起拍摄短片,这个节目是为了欢迎乔麦回家,滕飞还编写了歌词,歌名是

第28集

众人听了乔麦的话后十分吃惊,她将出国的真正原因说出来,乔麦看出他没有遵守两人的约定,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乔麦在加拿大什么都知道,主要是因为工作原因,她认为滕飞打断了全部计划。乔麦在国外的工作得到总部认可,她被派到上海工作,乔麦想带着朵朵一起去上海,乔良也看不下去了,还指责起乔麦。滕飞见乔麦生气就离开饭桌,朵朵对这个爸爸很喜欢,大成子跟着滕飞离开,滕飞没想到乔麦会带着朵朵走。等滕飞走后乔麦一直坐在那里喝酒,乔良和林若轩回家,陈春和婷婷也跟着出去了,原本高兴的事情给闹的不欢而散。滕飞回家后心情沉闷,工作时不在状态,大成子建议他想办法不把孩子带走。三年来朵朵一直和滕飞睡,她愿意和乔麦一起睡觉,三年来滕飞对朵朵照顾的很好。滕飞接朵朵去幼儿园上学,还把家庭晚会的光盘交给乔麦,乔麦感觉幼儿园很奇怪。滕飞将朵朵接上车后给乔麦打电话说把朵朵带走了,他没送她去幼儿园,主要是不想让她把朵朵带到上海。滕飞这

第29集

唐英俊在公司开始时很没面子,他的发言没人答理,回去后向田恬发脾气,田恬劝他珍惜眼前的幸福,在工作能不要多加抱怨,酒后喝多的唐英俊好像发疯了一样。田父来到后指责唐英俊无礼,他们要带田恬走时被唐英俊反问起来,田父承认自己一直瞧不起唐英俊,唐英俊的市场部在三年里做的一踏糊涂,他还骂田你是老顽固,田父让唐英俊滚出去,田恬追赶出去,她你她爸向唐英俊道歉,田恬从来没后悔过爱上他。乔父为朵朵的事情并不着急,乔母不明白乔麦和滕飞离婚的原因,乔父让她问一下乔麦。乔麦回去后被乔母拦住,乔母猜想她和滕飞之间有第三者,还想知道具体原因,乔麦说她没有外遇,也没有第三者,她想以后一个人带着朵朵生活。乔父听到后让乔麦在感情的基础上培养爱情,乔麦说出实情前给120打电话,她将朵朵不是滕飞孩子的实事讲出来,乔母听到后一言不发,救护车起来后乔父和乔母安然无恙,但他们也难以接受。乔良接到乔父电话后急忙赶过去,他知道真相后

第30集

滕飞跟着滕得志来到乔家,乔父开门将他们请进去,可他不会说话,乔父一直用手在和滕得志比划着,滕得志看出滕飞和乔麦离婚了,乔父只好用笔在纸上写出来,滕得志让滕飞将事情说清楚,还一定让他把朵朵送回来。滕飞安排滕得志去北京火车站,滕得志从半路下车,乔母的症状是急性青光眼,不想做手术,乔麦带她回家。滕得志下车后给滕飞打电话询问大成子的住处,滕飞让大成子开车去接他,他只好带着朵朵去宾馆躲一阵子,滕得志的到来让滕飞是作茧自缚。滕飞给宋晓慧打电话让她去快捷酒店先照顾一下朵朵,大成子在地铁站接到滕得志,滕得志向他问起滕飞和乔麦的情况,大成子将滕飞的想法说出来,滕得志让大成子领他去乔家。滕得志来到乔家后说起朵朵的事情,乔麦这才知道滕飞和朵朵在宾馆里住,她着急赶过去。滕飞得知乔麦知道后想带朵朵换地方住,大成子赶到后滕飞马上换地方,乔麦到时滕飞已经离开。乔父感觉心里对不住乔家人,陈春到乔家后听乔母说起朵朵不是

第31集

乔麦见到滕飞后就紧跟不舍,她让他将朵朵还回来,滕飞没有接电话,他借机跑开,乔麦找不到他后着急。乔麦给刘丽打电话想和她见面聊一下,钱总跟着过去了,乔麦知道这三年是刘丽在帮忙照顾朵朵,她表示感谢,乔麦知道滕飞是个特别好的男人,刘丽感觉他现在的状态挺好,乔麦说起滕飞想做婚庆连锁店的想法,她还愿意出资并让刘丽帮忙挑选好一点儿的门面,刘丽和钱总答应保守秘密,乔麦一直认为滕飞和乔麦很合适,刘丽和滕飞结婚时对婚姻不太懂,她对婚姻的要求很高。

第32集

滕飞突然醒来将乔麦吓了一跳,他想知道唐英俊的话是否属实,乔麦承认朵朵就是唐英俊的女儿,这让滕飞无法冷静下来,他还想和朵朵做亲子鉴定,乔麦给乔良打电话让他带着朵朵来人民医院,滕飞坚信朵朵是他女儿。金明找唐英俊谈话,他拿出一张三百万的支票,上面有田总的签名,签名是唐英俊伪造的。金明想报警时被田乱阻止,她只想一个人静一下,金明劝她不要哭了,他将唐英俊三年来的状况都告诉田恬,还拿出证据。金明还怀疑朵朵是唐英俊的女儿,他几年来一正在调查乔麦和唐英俊的关系,金明已经有了朵朵的头发,只差唐英俊的头发就可以去做DNA亲子鉴定,之所以没做是在考虑田恬的感受,她同意她去做,她希望唐英俊的事情不要报警,田总已经下令开除唐英俊。滕飞出院了,他想一个人溜达一下,婷婷送乔麦回去,乔麦没有接唐英俊的电话,唐英俊被金明打翻在地上。滕飞十分狼狈地回到家中,大成子将他扶起来,他又一次念起了那首诗句。金明拿到了亲子鉴定报

宝宝健脾助消化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