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旌旗第九十九章4

2020-01-21 21:31:50 来源: 泰安信息港

邪神旌旗 第九十九章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你的信徒跟财富女神的信徒打仗。”人类诸神的神国深处,那个隐藏着能够消融神力的恐怖黑色水潭旁边的亭子里面,外交之神疑惑地问。

在黑色的水潭中间,贵族之神所坐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薄薄的冰块,而祂自己也被封在坚固的寒冰之中,金色的神力不断从冰块里面渗透出来,和黑色的水潭抵消,化为灰白的水汽。

水汽之中,缓慢的声音传来:“这是……纯化……信仰……的……必要。”

“纯化信仰?你的信仰不是已经纯化了很多吗?”

“不够。”

“这还不够?”外交之神看着那个水潭,黝黑如墨的潭水已经明显降下去了一大截。

这是用高等恶魔为原料,经过复杂的工艺消耗大量资源炼制的魔水,能够有效地消融神祇身上凝聚的那些不够纯净的神力,为冲击强大神力做好准备。眼前的这一潭水,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精力。甚至于当年人类神系还有一位神祇因此丧生在深渊之中……

但是,这都是值得的。

过去的守护之神、英雄之神,乃至于现在的贵族之神,他们都依靠这一潭魔水纯化了自己的神力,让原本被信仰禁锢的神性再次活化,从而大大提升了冲击强大神力的可能性。

人类神系的神祇们为什么能够在明明积累并不真正足够的情况下,几次冲击强大神力都获得成功?这一直是个巨大的谜团,而谜团的答案,就是这一潭魔水。

不仅如此,当初光辉之主也正是靠着它的帮助,才斩断了自己和水之母的联系,从而获得了完全的自由,将水之母一举斩杀。

别的神祇不知道,作为祂心腹的外交之神是知道的。长久以来,水之母的存在,都是光辉之神的心腹大患。这位人类的创造神虽然本身并不是非常强大,却拥有对人类的绝对优势。虽然祂一直懒洋洋什么都不做,但如果有一天祂突然翻脸的话,就算不能彻底覆灭人类,至少也能把人类神系拼掉一大半。

对于仇敌如云的人类神系来说,那跟灭亡并没有区别。

正因为这个原因,光辉之主才会想方设法筹划杀死水之母,最终成功地一举将其消灭,斩杀了这个对人类来说最危险的存在。

这行径自然是邪恶的,然而光辉之主并不在乎,外交之神也并不如此觉得。

为了生存而杀戮,就算邪恶也好,又有什么关系?

当年知道这计划的神祇很少,除了光辉之主和外交之神外,就只有骑士之神和贵族之神。骑士之神是人类神系的初代神王,也是人类神系的奠基者,要做这种大事,绕不过祂。至于贵族之神……外交之神注视着那被封在冰块里面的妖媚女人,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陛下曾经交代过,如果有一天祂遭遇不幸,人类神系神王的位子就由祂继承。然而祂真的能够撑得起人类神系吗?)

祂没什么信心。

贵族之神的实力是足够强的,心机和手段也值得肯定,然而和骑士之神、复仇之神——也就是现在的光辉之主——相比,祂缺少了两个很重要的东西。

心,以及为人类而牺牲的准备。

无论骑士之神还是复仇之神,都充满了对整个人类的心,在他们心中,人类是最重要的,比任何利益都重要,甚至于比自己的原则都更加重要。所以守护之主在发现复仇之神拥有自己无法比拟的手腕之后,就毫不留恋地舍弃了神王的位子,将其转交给对方,自己以骑士之神的身份反过来为对方效力,而复仇之神在发现自己的神职并不很适合充当人类主神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神职封存,宁可时时刻刻忍受着如同灵魂被撕裂一般的痛苦,也要确保自己不会被神职影响,能够有清晰的头脑来考虑问题。

这种付出和牺牲,这种强烈到忘我的心,是贵族之神所不具备的。

没有这种精神,没有这种态度,祂真的能够在关键时刻,扛起负担整个人类神系,负担整个人类的重任?

外交之神沉默着,心中满是怀疑。

别的不说,光是眼前这种仅仅为了确保自己晋升成功,就毫不在乎地挑起战争,让自己的信徒们去跟财富女神信徒火并的行为,就让祂对贵族之神在关键时刻是否真靠得住深表疑问。

但这一切并不能改变光辉之主的决定,尽管外交之神在回去之后又一次提醒了贵族之神的不可靠,祂却依然固执己见,将贵族之神定为紧急情况下接任人类神系神王的第一候选。

眼看着外交之神叹着气出去了,坐在冰冷宝座上的乌瑟尔·让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缺乏温度的笑容。

有些事情,只要祂自己明白就好。有些秘密,即便是心腹也不能告知,只能烂在祂自己的肚子里面。

如果真正到了所谓“紧急情况”,外交之神自然会知道祂为什么会作出那样的决定。

诸神的考虑,和凡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凡人有凡人自己的考虑。

“你说什么?跟商人派议和?!”贵族派的会议上,一位伯爵惊讶到站了起来,失声大叫。

提出这个说法的,是两位侯爵之一,被尊称为“宝石侯爵”的尤克侯爵。他本人是财富女神的信徒,但他的长子却是贵族之神的信徒,甚至于曾经出资修建过一座贵族之神的神殿。在贵族派里面,他差不多应该算是比较倾向于贵族之神的派系核心,一向跟倾向于财富之神的“黄金侯爵”戈登侯爵关系不好。

谁也没想到,提出要跟商人派议和的,竟然不是戈登侯爵,而是他!

要知道,之前在跟商人派谈判的时候,态度最激烈的,几乎寸步不让的可就是他。当时他甚至喊出了“老子有四个儿子,五个孙子,大家耗就是了,尤克家没有怕死的”这样的激烈话语,反而戈登侯爵态度温和一些,稍稍愿意通融一些。

怎么才一年半载的工夫,他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

诸位贵族们面面相觑,恨不得齐声大叫“这不科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具体地址
常熟市中医院怎么样
安徽治好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锦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福建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