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的那段往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37:47 来源: 泰安信息港

今天涵打电话来了,好开心。  和平常一样,每天下午的四点半坐到炉灶前。起火烧开水,无聊的生活真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我已经很久没想以前自己做的那些荒唐事了,包括那些“受害者”,记忆里她们的身影似乎早已被我淡出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她还记得,记得我对她的所作所为,记得我告诉她的那些事。  2008年六月份的某天晚上,当我知道涵的手机号的时候,便做了个“十分恐怖”的决定——要好好的整整她。就像我整别的女孩一样,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整她们,却还是觉得挺过瘾的,那个时候每天晚上找人聊短信似乎成了毕业班的同学开心又轻松的一件事了。那样可以抛开学习的烦恼,可以随心所欲的乱说一气。记得有天晚上我愣是把本班一女生给整崩溃了,后来她还想着如何报复我呢!总之整涵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了。  涵是个相貌不是很出众的女孩,但却得到了本班很多男生的倾慕,包括朋友伟。我问伟,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伟的回答就两个字——气质。说一句实话,当时我和涵是算不上认识的,虽然同在一个班,但各自有各自的圈子,就像不同的部落一样,我是很少和她的圈子的人说话的。这大概是毕业班的特殊性吧!每个人要么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要么就是形单影只。伟呢?很难说,他既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也不属于形单影只,因为班里我是他的朋友。而这些圈子呢?成立于2006年九月份,结束于2008年七月份,也就是高考过后。班里的人便不再是属于圈子了,原先不是同圈子的人见面也像兄弟一样,没有任何的约束了,我和强就是个例子,当初在班里没有说过话,现在好的要命。  我的困扰就是不知道如何去整这个算得上陌生的涵,像以前一样冒充别人的身份,还是发匿名恐吓短信?这些都太俗了,我想我应该给他来点新鲜的。就说我喜欢她,我想这个是的了,其实用这个方法去整女孩子我已经酝酿很久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被整的对象而已。想过婷,可惜她太了解我了,想过菲菲,她比我还阴险,我怕反过来被她整。其他的女生都因为不同的原因而被我开出了。或许只有涵适合吧!这个在伟看来特有气质的女孩,我倒要试试看,不是有很多人追她吗?那我也来试试追求她的感觉。我一直认为当人的思想达到一种无可替代的时候,那么她就会付诸实施,所以我决定了,一定要在晚上好好整整涵。我望了望睡在那里的手机,似乎对自己的决定很满意,甚至还感到骄傲,但我却不知这会是我以后痛苦的来源。  计划是一步步实施的,那个夜晚,我先发一条短信说:“请问,你是柳钰涵小姐吗?”就像我整其他同学一样,一开始我还是很绅士的。发给婷的条短信是:“请问你是某某的同学吗?”而发给菲菲的条短信则有点搞笑:“对不起,这条短信我发错了,但我知道,我必须发给你,以为我想认识你,请问你能原谅我的冒失吗?”和涵一样,菲菲也不属于我的那个圈子,婷,算的上是一半吧!因为她在我的和涵的圈子里都混的很好。  如我所料,涵很快就回短信了,而且内容和我想的一样,“是的,你是?”我似乎有一种胜利的感觉,人家说一个好的开始等于成功的一半,整人的长跑线上我已经成功一半了,这个可怜的小绵羊啊!哥哥真的不想害你啊。想不到,我竟偷偷的窃笑了起来,就像完成一件伟大的革命性任务似的,甚至在想会不会得到什么奖励,我可是很期待的啊!  “能冒昧的跟你说一件事吗?这件事我不说出,就会憋得慌,我已经忍很久了,今天我必须说出来的,你可以对这件事置之不理,但你必须认真的读我说的这件事,请问,可以吗?”发了这条短信,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我的废话有这么多,书上说只有君子才这样的,呵……想不到我竟成了君子了。要知道我以前发短信是从不超过五十个字,这下可好,破纪录了,没准还能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呢!我就是这样,每当我做了一件自我感觉了不起的事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有次我帮一女孩拣掉在地上的东西,竟想她会不会以身相许,还有一次,我帮一老人家找到他丢失的手表,竟想他会不会是某某有钱人的患了老年痴呆的父亲,像我的诗里写的那样,疯狂的年代呵,我又怎能避免想入非非的这种念头呢?至于这件事,我这样想算是轻的了。  “能说一下你是谁吗?如果不说你是谁,那么就别说那件事”涵追究我的身份,倒是令我很吃惊之前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的,前面的那些知道聊的算熟了才告诉他们我的真实身份的,同是也让他们为我保密不要把号码告诉别人,有人问也千万别说。只是,我该怎么回答涵呢?是像以前那样找个别的身份冒充一下吗?不行,这样我会无法进行我的计划的,而且很快会穿帮,耍婷的时候班里人知道各自号码的人不多,现在不一样了。虽然耍涵的方法是必须让她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是现在还不想说,做好的或坏的一件事是要慢慢来的,不能操之过急的,否则玩到就没什么意思了。  “难道我的身份,就这么重要,就会影响到你回答问题的判断能力吗?”虽然知道身份是很重要的,但还是这样不知所措的乱回了这条短信。然发出去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发的内容错了,我是要跟她说件事的,而不是要问问题的。她会怎么回呢?是揪着不放,还是同我一样乱回一条。其实我挺担心的,要是她的家人看见一个神经病缠着他们家女儿,而打电话来质问我,我该怎么办啊!哎!的错误就是我不了解柳钰涵,知道的一点就是阿伟跟我说的,她很有气质,可我知道这个有管啥用啊!又不能拿来当饭吃。我真的该改改我这个胡思乱想的毛病了,涵的短信再不回,估计我都会想到我爷爷的爷爷是不是革命烈士了。其实有时候期待也是一种好事,因为这个时候我们所拥有的只有希望,而不是绝望。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一会说是要说件事,一会又说要问问题,你到底是谁啊?”看了涵的回信,我算是松了一口气了,虽然这条短信迟来了三十多分钟。但我庆幸,她没有因为我的糊涂而说我有病。(看来她还是挺细心的)我的计划如原定的那样可以顺利的进行,从步骤学来说,下一步我应该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了,那件事是不可以急的,我还得掉一掉她的胃口。“我是你们班的,我叫王超,你应该认识我吧!我现在可以说那件事了吗?”和之前一样,短信一发出去,我就在想她会怎么回,当然,大体的内容我猜的差不多了,不过好像有哪位先生说过:“细节才是重要的,所以我想,耍一个人也是一样,得先从细节上去了解她、认识她,连她的家庭背景都能猜出来。(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狂想病的人,总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竟然想从短信的细节上看出别人的家庭背景,我挺佩服我自己的。)  徐志摩,陆小曼,金岳霖……,说实话,我知道他们的故事可谓少之又少,知道的那点事儿也无非是在一些期刊杂志上看到的那些追忆他们的文章。我呢,平时喜欢看一些像《读者》《意林》之类的文摘杂志,觉得挺有意思的,他们的故事就是我在《读者》上看到的。徐志摩和陆小曼在他们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一对不被别人承认的夫妻吧!陆小曼是个有媒妁之约的人,而徐志摩的妻子张幼仪似乎还未和他离婚,但是他们终究是在一起的,似乎要想世人证明,别人眼中的鄙薄的事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兴许还能申请个专利)。他们毕竟是相爱的,虽然徐因为陆的骄奢而亡。他们的婚姻,他们的爱情,还是有人承认的。金岳霖呢?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爱情傻子吧!(我也经常这样说我)林微因已经嫁做人妇了,却还守着人家不放,你不放就算了,还一辈子不娶,这不明摆着让人家林微因良心受到谴责吗?人梁思成是好人那,要是搁现在,还不找几个混子砍了他。(纯属玩笑,请别介意。)然而事实是林微因尊敬的爱着金岳霖,金岳霖尊敬的爱着林微因,包括梁思成,尊敬的爱着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挚友。  每次涵回短信说,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我所知道的那些被我扭曲的不成形的故事。我说:“我会像金岳霖守着林微因一样守着你一辈子的。”我说“徐志摩和陆小曼都能在一起,我和你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我爱你吗?那是因为我爱你。”有时候我会被一件事困扰得自己很痛苦,就是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耍她,还是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伟我耍涵的事,因为伟是真的喜欢她的。可因为我的困扰,我把我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伟,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只是很平淡的说:“你和她平常都没说过话,甚至算不上认识,你怎么可能喜欢上她呢?我可不相信一见钟情,再说,你们见面也不止一次了。或许会有人觉得奇怪,我该解释一下的,手机都聊成那样了,班里怎么可能不说话呢?我想这个大概就是我个人原因了,这个与班里的圈子无关,而是我不敢或者说是害怕在有人的时候和女生说话,对婷也是,其他的女生也不都是。就像是不同领域里的人一样,在班里基本上不会碰撞。  我以为伟说的都是真的,我以为我是不喜欢她的,一切都只是在耍她而已,然而当我清醒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我是真的对她产生了好感,尽管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兰,尽管总是告诉自己不会再喜欢上别的任何人了。或许我就是一爱情的白痴吧!为什么会喜欢上涵呢?是因为她说的那句:“为什么要喜欢我呢,我们不可能,我又不漂亮。”还是因为那句:“我刚哭了,是因为我好伤心。”我时常疑问着我自己,对她,就像一首优美的诗歌,迫切的想要得到她拥有的真谛。  高考是每个高中生所必须经历的,而高考过后则是每个高中生开放自己的时间,和强,和松就是高考结束后认识的,这个时候圈子已不再是同学交流的空间了。而涵,或许可以说,此时的我们才算是真正认识吧!因为这个时候我们见面会说上几句“惨淡”的话,通常是“去上网吗?”“你来了”,这类话。我不知道,手机里我是那么的喋喋不休,而现在却不知道如何与这位我“爱的人”交流。很多时候只是和松和强谈谈她,互相说一下自己对涵的感觉,其实心里知道,他们嘴上说对涵没意思,心里都挺喜欢她的。  我一直怀疑一件事情,而且如果我的怀疑成立的话,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涵算的上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即使以前很少注视她,却也知道她是很喜欢说话的。而现在,每次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看到一个郁郁寡欢的她。忧郁的眸子,呆滞的身子,死板的笑容。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她,总是这个样子。我很想问为什么,当着很多人的面去问,却又害怕刺痛在她内心深处的隐藏,她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吗?我只知道我已清楚的对她说,以前的事只能跟你道歉——尽管自己的是喜欢她的,尽管知道自己伤害了她。只是我不会背叛那个不爱我的女孩的。因为我成熟的理智告诉我,我深爱的仍是那个不爱我的兰。而涵,真的十分的内疚,或许只能在空间里对她说一声对不起吧!真的希望涵的那种忧郁会很快结束,因为那样我心里会好受一点的。  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被冲淡,只是我又错了,“王子目,我哭了,哭了一个下午。”看到这条短信过后,我也哭了,我以为涵已经忘记了,我以为她已经好了。不会再去理会我曾经的那些短信了。可是,事实或许是就像影子一样,那件我做错的事,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中。真的好后悔,我不该发短信告诉她我喜欢她的,我不该欺骗她的。我以为她发一个“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就可以继续开这种玩笑。可是,或许是,我做的太过活了,我那虚假的甜言蜜语、古典情史真的就打动了她,而我的一句对不起,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伤害了她,我却一点也不知情。我该如何?继续向她道歉,还是不隐瞒的告诉她,我也喜欢你的,可是我更喜欢另一个人。而她又怎么办呢?继续的这样选择哭泣还是给我两个巴掌?真的很想发短信告诉她,我也哭了,哭的时间更长,哭的更伤心。  很多人问我,是选择复读还是走,我不假思索的说,离开,或许只有离开,对我们才是的吧!因为涵选择复读。我一共留了十五条关于涵忧郁的样子的留言,每次的内容都是一样,“涵,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样子,不要因为我而忧郁,不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强他们,好吗?算是我求求你了,以前的事或许只能用对不起来阐述吧!尽管心也是痛的。”我从没有考虑这样的留言有什么不妥,可才知道这样的留言简直就是把我判处死刑了,我怎么就加上了的那一句话呢?不应该加的,我仔细想过,这样的后果不是得到同情就是得到鄙视。涵会怎样,给我以同情,给自己以眼泪,我不知道每次她哭的到底有多伤心,我只知道我是一个罪人啊!我应该受到惩罚的。  是群告诉我,我才知道我喜欢的那个她和我一样,都要来到这个小城念大学,兴奋的心情似乎早已掩盖了我对涵的痛了,重要的是涵在复读,真的不能再害她了,我必须做的就是选择遗忘她。   共 61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生活中那些方式能够有效的治疗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挂什么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