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破虚空第一百四十六章城主

2020-01-21 20:39:38 来源: 泰安信息港

刀破虚空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城主

人群中,再次引起一阵骚动,两排士兵,足足有二三十人,每一个人的修为,都在魔元境。若是这些人一起上的话,雷炎绝对法胜利。

“罪犯雷炎,可知罪。”一身着银色盔甲之人,望着雷炎,大声的说道。

雷炎看着来人,眼中满是不惧与藐视。一想到刚才自己被抓住,差点死去的时候,雷炎就想发怒。

自己差点身死时,他们却在一旁看着,当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危险,休息之时,他们却出现了。

一出现,便给雷炎盖上一个犯罪的名头,这事,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不公和气愤。

“不知,我何罪之有?”雷炎反问道,语气中,杀意流露。

雷炎看不起的就是眼前这种人,只知道欺凌弱小,对于强大的人,却犹如看见自己的父母一般,唯命是从,不敢又任何动作。

“在城中打斗,这就是罪,若是不服从,将罪加一等。”身着银色盔甲的兵长,冰冷严肃的说道。

随着兵长说道,所有的士兵伸出长矛,遥指雷炎,二十多杆长矛,通体流转着寒光,杀意迫人。

“哈哈哈!畏惧强者,欺凌弱小的人,是我雷炎,看不起的存在,你们,不配修炼,不配称之为人。”雷炎双目怒睁,咆哮着说道。

双目中,怒意纵横,身躯山,数的炎火之力出现,将雷炎身躯上所有的伤口都愈合了。

雷炎站起身,正视这身着银色盔甲之人,眼中,没有任何惧色。身着银色盔甲之人,修为已经达到魔元境巅峰,一只脚已经迈入了魔婴境。

“我只认定城规,强者又如何,弱者又如何,犯城规者,必死。”银色盔甲之人严肃的说道。

“那么,为什么不救下我?”雷炎双眼渐眯,冰冷的说道,话语中,杀意不断的流转。

若是非要一战,雷炎不介意大闹一场,雷炎可不想承受莫须有的罪名。而且,雷炎现在,非常的不爽。

冥域的逃脱,注定雷炎以后将会有一尊生死大敌,还是忒别强大的存在。一想到冥域,雷炎的心,便有一种沉重感。

那道危险,雷炎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危险,给人一种莫名的沉重。

“我只遵守城规。”银色盔甲之人严肃的说道,并未有其他的话语。

“哈哈!那我想知道,城规就是看着他们死去,然后再将凶手捉拿么?不知道,这样的城规,要它做甚。”雷炎怒吼一声,紫色长发倒竖,一丝丝细小的紫色天雷缠绕。

雷炎的眼中,尽的天雷暴虐,此刻,雷炎的眼眸,化作一道细小的漩涡,吞纳一切。

所有人看着雷炎的眼眸,感觉自身的灵魂似乎要被吞噬一般,令人惊恐与惊骇。

“那双眼,为何我感觉有着灵魂的气息,而且,还有着霸绝双的刀意?好强大。”一年轻人望着雷炎,惊讶的呢喃道,那双眼中,变的迷离起来。

“捉拿。”银色盔甲之人直视着雷炎,坚定的说道。

随着银色盔甲之人下令,所有的士兵瞬间将雷炎包围在其中,手中长毛遥指雷炎,杀意浓浓。

“非逼我一战么?冥域都战不过我,凭你们魔元境?你觉得有用么?”雷炎双目变换着,直视着银色盔甲之人。

那双妖异的眼睛不断的变幻着,一会尽天雷交织,一会,炎火熊熊绽放,释放不朽的炙热。

银色盔甲之人望着雷炎的双眼,有些惊叹,心中,开始打退堂鼓。

原本,他是想要将雷炎抓住。虽然他不知道雷炎如何战胜冥域,但是,一定是使用了某些禁术,而使用禁术,身体都会在遭受到不可想象的创伤。

只是,另他没有想到的是,雷炎体内拥有着一道上古残魂,这道残魂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抓!”身着银色盔甲的兵长沉思一会,坚定的说道。

他需要捍卫弱水城的城规,不管雷炎是否还有后手,他也惧,此地乃是弱水城?作为弱水城守护之人,需要怕什么?

举城之力?还会斗不过一个雷炎么?想都不用想。

“既然找死,可就别怪我!”雷炎低沉的说道。

一战,雷炎惧,大不了就此大闹一场,将自己的名声打出去,或许能得到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若是舒文与月儿能借此听到自己传闻而找到自己的话,岂不是好?

“弱水谷,到底是在哪?”雷炎低语一声,手中瞬间出现一把残刀。

随着残刀的出现,此地,杀意冲霄,风云变色,虚空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是在惧怕雷炎手中的残刀。

“杀”

雷炎怒吼一声,响声震动云霄,传遍整座弱水城。

远在城中中央的城主府中,一道微胖的身影坐立与大殿之中,他身着一身道袍,满脸尽显威严。

“何人在我城中杀戮。”那道身影淡淡的说道,言语中,却充满了威严。

“回城主,据传报的人说,城中有一个与冥域斗起来了,这声音,或许就是那与冥域战起来的雷炎。”一人跪在地上,大声的说道。

“冥域?这样的天才,也会有对手?那到要去看看,这雷炎,又是何人。”城主缓慢的说道,随后,自此地消失不见。

雷炎抬手一刀,此地瞬间笼罩在黑夜之中,随着黑夜出现,一声声惊恐的声音响起。

“啊!不要啊,我不想死。”一道道凄惨的声音响起。

黑色转眼逝去,随着黑夜降落,地上,淌着一具具身穿盔甲的尸体,那些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不是断手,便是断腿。

“你,居然敢杀我的兵,罪加一等,足以就地斩杀。”身着银色盔甲之人愤怒的说道。

那些人,乃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每一个人的感情,都特别的重,而今,却部被雷炎斩杀,这让他如何能不怒?

“杀了又如何,你能把我如何?今天,你也得死,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活该死去。”雷炎冰冷的说道。

“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将此子斩杀,祭奠你们。”身着银色盔甲的兵长跪在地上,哭泣着说道。

随后,站起了身,手中长矛遥指雷炎,杀意流转。

“斩”

兵长大吼一声,手中长矛向虚空斩去,数道长矛虚影出现,向着雷炎斩杀而去。

数道长矛虚影出现,虚空为之颤颤,瞬间斩至雷炎的身边。

雷炎抬手一刀砍出,杀意冲霄而起,杀意化作数道刀芒,将长矛斩落。

“就算死,我也会将死落下地狱。’兵长愤怒的咆哮道。手中长矛不断刺出。

长矛每一次刺出,都会将虚空洞穿,留下一个黑洞,不断释放冰冷的寒意。

”杀”

兵长再次大吼一声,手中长矛瞬间脱离双手,化作一道流星,斩向雷炎。

雷炎躲闪不及,一缕紫发被削落,在空中盘旋落下。雷炎一手接住削落的紫发,另一只手,抬起残刀,一跃而起,对着兵长力劈而下。

“住手。”

尽虚空中,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但是雷炎惧,手中残刀依旧落下,携带尽的霸道与杀意,瞬间落下。

一刻头颅横空,血液如柱般喷涌,溅的一地。

雷炎一手执刀,一手拿着自己的秀发,沉思着。那一矛,雷炎完有理由躲过的,却并没有躲过,就差一点,自己的头颅或许便不会在自己的头上了。

“为何要下如此杀手。”虚空中,一道威武的身躯,一步一步踏出,虚空中,一道道的涟漪传出。

“城主”

汉中市宁强县天津医院怎么样
南京骨科医院预约电话
癫痫病专科医院成都哪家好
深圳治疗阴道炎方法
莱芜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本文标签: